[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六)

第六章


夜半时分,清晖月色下翠色竹叶荧光烁烁,竹声飒飒蝉鸣不绝。一女子身披绯衫,脚踏枯叶,拔开横生枝条,穿行于竹海中。翠微声色撩人心魄,勾那女子的魂魄向深处走去。

她姣姣身姿,颜色过人,纵使不加金簪银钏,依然清丽佳人。

此刻,她已身不由心。

盘虬的枝条不长眼地划过她的肌肤,细嫩的皮肉留下了深红的伤口,她恍若无物,继而向前走去。

直到她行至冥冥之中邀她去的地方。

赫然间,硕大的怪兽从竹林中钻出,震得林间枝叶乱坠。片刻,妖风四起,巨怪一爪就捉住了方才的那名女子,再怎么,也跑不掉了。

那女子心知即将毙命,面如死灰,大难方是躲不过了。

她颤栗地合上眼,过了许久,没了声息。

她再次...

[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五)

第五章


那顽童闪进了屋里,迟迟不见动静。一炷香的时分,才出来了一位老者,老者多半也有花甲了,见陌生人纷纷踏破铁槛,跨门而入,脸色总归算不上好看。

老者一捻胡须,白花花的须发合拢一同,又四散开。

“什么人,胆大包天,深更半夜闯进学堂。”

老者嗓音嘶哑,训斥起来气势半点也不逊色。

“先生误会了,我们途经此地,无处夜宿,想在此处休息一夜。”

“放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学堂是客栈?那么多人,蔽屋容纳不下,送客!”

老者说毕就要来赶客,抄起课上训诫学生的戒尺,扬手就是要打。

“且慢且慢,我们一伙人不是什么匪徒,寄宿一夜就是一夜,露台花园躺着就成。”

“说来轻巧,哼,夜...

[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四)

第四章


直到夜间用膳时分,蓝忘机才告别了魏无羡赶回去。

只有温家人才有八仙桌屋内用膳的待遇,别家的子弟都是只能呆在室外。破破烂烂几张长木板就叫饭桌了,凳子也没几把,抢不到座位的只能站着吃饭。还分特供伙食和普通伙食,屋内用膳的都是精致可口的饭菜,小炒小煮专人打点,室外用餐的只有大锅熬出来的烂稀饭,稀拉拉的,配上点腐乳榨菜,最多再炒大锅菜,肉沫渣子只有一点点,粘锅底的都糊了。

第一天自带的吃食就统统被收了去,不吃只有饿肚皮。谁也没法叫苦,温家既然打着教化的名义,就不会有半点怜惜,怕是躺街心撒泼也没人理,只会吃鞭子吃棍棒。

蓝忘机比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能忍,捧着铁碗也是文雅地进...

[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三)

第三章


“蓝湛,我怎么会在这里?”

“抱你来的。”

“我没病没病,现在好得很,我起来了。”

“别动。”

蓝忘机拽住被衾,把打算起身的魏无羡按了回去。魏无羡只好乖乖卧床在侧,想动不能动,可怜兮兮地瞧着他的蓝二哥哥。

温家医馆的帷帐曼曼,垂帘拂过蓝忘机的发梢,撩起一方乌漆发丝。蓝忘机身段颀长,更是被低矮的屋檐衬得芝兰玉树。

只见此时一只冰凉的手掌贴上魏无羡的额头,掌心和指腹宛如在冰冻三尺的雪水里泡过,冻得魏无羡直往后仰。

“还在发烧。”

蓝忘机下了这个论断之后就缩回了手,他唤来丫头,命下人把碗煎好的热草药端上来,喂魏无羡喝下。

饶是魏无羡已然在病中口舌无味了,服下这味药汤仍...

[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二)

第二章


魏无羡笑得开心的表情凝固住了。

温逐流低沉着嗓子,再喊道:“魏无羡,上来。”

魏无羡作为江家大弟子、江枫眠的收徒,在修士里头总归排得上号,名头也不小,人群里冒出细细丝丝的议论声。

他倒也不慌张,快步穿过人群,迎着众修士目光的洗礼,踩着修筑的木梯,踏上了高台。温逐流就站在那里,等着他。底下一片安静,他们的对话便格外显著。

“魏无羡,”温逐流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才第一天,第一招,你就不好好练?”

“哪有不好好练,我现在就来证明我没偷懒,”魏无羡一脸无辜,深吸一口气就对着温逐流使出仰天啸。这一下不逊色于温逐流多少,也比别的修士厉害太多,震得温逐流虎口发麻。

温逐流别过头...

[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一)

第一章


cp:忘羡+江澄x罗青羊
官配和极地bg(……)
第一章莫名其妙被乐乎屏蔽了,链接走评论区。

[澄湛]岁月旧曾谙

文前预警!

▲蓝忘机单性转,是BG!!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宗主,蓝家二小姐死活不肯走,脚下生了根似的,非要赖在那地牢里。”管事的满头大汗来禀报,显然是折腾久了,怎么着也搞不定那个“蓝家二小姐”。

江澄停下手中正当在批阅的卷轴。毛笔被重重掷在地上。墨渍扑溅毡毯,乌漆漆染上一大块。他回过身,杏目尽里是蛇信子那般阴鸷狠毒的刺,把那管事的扎得抖抖瑟瑟,恨不得跪下来缩成一团才好。

旃檀烟散,风荡幢幡。

管事的跪下来,拼命地磕头,“江宗主息怒,小的知错了,可是……可是这姓蓝的刚烈的很,修仙的人不比寻常,怕是十个人都拽不动她,只能依仗仙术啊。”

“一群废物,再...

[羡澄]轻抚去剑身雨滴(二)

好难写啊,居然被我写成推理流了,我真的不会剧情向长篇(哀嚎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2

书房外的长廊阴风瑟瑟。长灯笼连串成线,皆是未燃烛火。月光下只能窥见素缟色的晃影,阴深深垂在头顶。唯有一点清莹的绿光,在黑暗里越显分明,便是从窗棂里溢出来的,不甚清晰却引人瞩目。

魏无羡走近了,还未长开的身板贴上浑墙,就着月光瞧着那点幽光。确实在书案上,但是幽光上面又仿佛是叠了什么东西。魏无羡瞧不清楚也就作罢,索性后退了几步,低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他不敢大声,又有聒噪的蝉鸣衬着,便显得两个人的交谈极静。

“自然是。”

“难不成是鬼火之类的,白天有吗?”

“从来没有人会...

[羡澄]轻抚去剑身雨滴(一)

主要关于上一辈恩怨情仇的原著向剧情流长篇,夹带各类想象私设。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1

莲花坞内游廊曲折,实木梁柱紧依水榭畔,莲池中碧波荡漾,一派醉人风光。

魏无羡倚着一根梁柱,优哉游哉,面含轻笑。他抱胸仰望长廊廊顶,碧绿的藤蔓从顶侧蔓延出来,一小撮坠在那儿晃动不停。

魏无羡盯久了,心头一动,抄起一根长长的船桨欲捅那片翠叶。船桨上还沾着划桨时带起的水渍,涟涟兮兮顺着木竿流进了袖口,浸染衣袂。

“哎呀”魏无羡抖瑟着,冰冷的湖水沾到肌肤,湿淋淋了一大片。他赶忙绞了绞了袖管,滴滴哒哒的水坠到地面。他再次抄起船桨,啪啪敲打梁顶,拍到绿叶坠落至地面,拍到娇翠欲滴的叶片...

[周翔]Sweet!

角色属于虫爹。


“喂!中午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带一杯奶茶给你?”

“隔壁那家?”

“不然呢?”

“切,谁要啊!难喝死了!”
“谁想喝着玩意啊!要不是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订个外卖都超出配送范围。”

“那还不如不喝,糖加那么多,腻得要死。”


孙翔趴在桌面上,手中的签字笔各种转来转去,头顶上呼啦啦转动的电风扇将热气蒸腾得更加氤氲。前排的同学乘着老师不注意窃窃私语,奶茶店分发的价目表被他们各种指指点点。

他们说的那家奶茶店叫楷楷奶茶店,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别扭。楷楷?孙翔一直没搞明白楷楷到底是谁,也许是店主的名字,也许是店主喜欢的人的名字,更也许是随便乱起的。不管怎么样,...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