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邪恶杂食 十八线咸鱼写手

所有角色都是秀秀的心血。
禁止在我的评论区 ky/拉踩角色/黑原作者
违者删评拉黑(ღゝ◡╹)ノ♡


不想写那篇《轻抚去剑身雨滴》,果然就算有了大纲还是想弃坑的,直接放大纲了。


魏无羡私藏画像,意外被虞紫鸢发现,虞紫鸢冷笑着就着烛火烧了画像,那是云梦双杰头一次接触上辈人的恩怨。夜晚放花灯时,也曾想清明时节独居天上宫阙,祭奠时也想把尺素传天阙,魏无羡再也忘不掉那叠画像上的容貌,再次趁着夜黑风高,撬柜子翻画像,谁知那画像早化为符纸,附有回返往昔的魔力。被江澄拦下后,两人在撕扯中撕裂了,传送到了十几年前。

(回忆部分)

原以为那叠画像只是请画师画下,没想到另有渊源。

藏色刚出山,去不识得酒楼痛饮一壶天子笑,出觉怪后则愈沉迷,数壶不醉,却不知要以钱买酒,竟被二流子看上美色想骗天真少女,自是...

[羡澄]轻抚去剑身雨滴(二)

好难写啊,居然被我写成推理流了,我真的不会剧情向长篇(哀嚎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2

书房外的长廊阴风瑟瑟。长灯笼连串成线,皆是未燃烛火。月光下只能窥见素缟色的晃影,阴深深垂在头顶。唯有一点清莹的绿光,在黑暗里越显分明,便是从窗棂里溢出来的,不甚清晰却引人瞩目。

魏无羡走近了,还未长开的身板贴上浑墙,就着月光瞧着那点幽光。确实在书案上,但是幽光上面又仿佛是叠了什么东西。魏无羡瞧不清楚也就作罢,索性后退了几步,低声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他不敢大声,又有聒噪的蝉鸣衬着,便显得两个人的交谈极静。

“自然是。”

“难不成是鬼火之类的,白天有吗?”

“从来没有人会...

[羡澄]轻抚去剑身雨滴(一)

主要关于上一辈恩怨情仇的原著向剧情流长篇,夹带各类想象私设。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1

莲花坞内游廊曲折,实木梁柱紧依水榭畔,莲池中碧波荡漾,一派醉人风光。

魏无羡倚着一根梁柱,优哉游哉,面含轻笑。他抱胸仰望长廊廊顶,碧绿的藤蔓从顶侧蔓延出来,一小撮坠在那儿晃动不停。

魏无羡盯久了,心头一动,抄起一根长长的船桨欲捅那片翠叶。船桨上还沾着划桨时带起的水渍,涟涟兮兮顺着木竿流进了袖口,浸染衣袂。

“哎呀”魏无羡抖瑟着,冰冷的湖水沾到肌肤,湿淋淋了一大片。他赶忙绞了绞了袖管,滴滴哒哒的水坠到地面。他再次抄起船桨,啪啪敲打梁顶,拍到绿叶坠落至地面,拍到娇翠欲滴的叶片...

[周翔]Sweet!

角色属于虫爹。


“喂!中午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带一杯奶茶给你?”

“隔壁那家?”

“不然呢?”

“切,谁要啊!难喝死了!”
“谁想喝着玩意啊!要不是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订个外卖都超出配送范围。”

“那还不如不喝,糖加那么多,腻得要死。”


孙翔趴在桌面上,手中的签字笔各种转来转去,头顶上呼啦啦转动的电风扇将热气蒸腾得更加氤氲。前排的同学乘着老师不注意窃窃私语,奶茶店分发的价目表被他们各种指指点点。

他们说的那家奶茶店叫楷楷奶茶店,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别扭。楷楷?孙翔一直没搞明白楷楷到底是谁,也许是店主的名字,也许是店主喜欢的人的名字,更也许是随便乱起的。不管怎么样,...

[雷卡]if I die young

故事的时间跨度比较长,按理说是要写成长篇的,为了写成短篇就用了蒙太奇式的碎片手法,剧情很杂乱,见谅。


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的时候很不喜欢他。

试想,哪个贵公子会喜欢一个私生子弟弟?更何况是张扬跋扈的雷狮。


雷王星的三皇子殿下披着威风凛凛的红色斗篷,戴着耀眼夺目的王冠,右腿膝盖死死压在卡米尔的腹部,把卡米尔堵在墙角。

“你妈是什么贱货,竟然敢放出父皇大人有私生子的谣言,真的是母子俩一样的无赖。”

雷狮的斗篷迎风扬起,鄙夷的眼神快把卡米尔的心穿出一个洞来。

他们不远处就站着几名守卫,没一个上前来主持公道,在雷王星,没有人敢得罪众星捧月的王...

[安艾]一个骑士的故事

很多很多年后,每当雷雨交加时,安迷修总会想起那个改变他一生的不眠之夜。


哥特式教堂的彩色玻璃斑斓鲜艳,即使是到了夜晚,仍可以瞥见几抹色彩。穹顶之下,一个个头不算高的男孩站在长椅上,用力扯敞开的玻璃窗把手,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窗户关牢。窗未关合前的几串雨丝滴落在男孩的脸上,咖色的发丝被粘成了一束,水滴顺着发梢掉落。

“安迷修,关好窗户就过来吧,开始讲故事了。”修女朝那个叫做安迷修的男孩微微挥手,示意他过来。


这所教堂长期以来收养失去双亲的孤儿或弃儿,这些孤苦伶仃的孩子从小生活在这里,有修女照顾他们,安迷修也是其中之一。

每晚入睡前,修女都会抽出一本童话书读一章...

这次不要再举报啦嘤嘤嘤(´°̥̥̥̥̥̥̥̥ω°̥̥̥̥̥̥̥̥`)
大家都是神经病人,一起掐掐架喷喷脏岂不美哉?

画江城:

年度大戏2.0
友情帮 @lovely巧克力棒 妹子发

和上一份一样的内容,希望你们这次不要再举报了,我们都没有举报你们断章取义说说挂人,并且多次重复表示末初不要删文,挂人组不要删说说,不需要道歉。
这个大长条语言和和气气,没有任何人身攻击,你们讲道理我也会和你们讲道理,但是不要做事太low。

我以我个人立场来解释一下我们的行为。
我这个大长条挂人纯属礼尚往来,某些小粉丝居然说不想看完,我们可是把你们挂我们的说说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

[翔江]蜜汁轮中:甜甜甜的爱心抱枕

校园paro

欧欧西


江波涛站在教室外,对着窗口的玻璃象征性地理了理校徽。银灰色徽章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边,几乎穿弦而出的子弹晃得刺眼。最底端是一排花体英文SAMSARA,意味着——轮回高级中学。

轮中虽不及一些百年老校历史悠久,既没有遮天蔽日的高大乔木,也没有引以为豪的光荣历史,但这所学校里倍出神人。

比方说——轮中校草周泽楷,这是个只有在玛丽苏小说中才会出现的男人。更令人发指的是,就算在玛丽苏小说中,男主也非他莫属。周泽楷总是理所当然地被无数莺莺燕燕围绕着转,浑身沐浴着漫天的粉红色泡泡,周围的桃花飘得泛滥成灾。他理所当然的像传说一样,光彩鲜亮,是被所有目...

[极东]消失的地平线

1| 

一艘宏伟的大船在波涛汹涌的蔚蓝色汪洋中远航,素色的帆与深邃的蓝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船身是用上等的红衫木制成,舱室内壁被能工巧匠凿出精致的花纹。这艘尽极奢华的船不是达官显贵的私船,而是一国之船,似是借此来彰显国威。

看当今天下,东方的大明王朝如同前朝的汉唐盛世般伫立在世界之林,各国纷纷派出使节向这个强盛的帝国称臣纳贡。

海鸥掠过海面,向着更遥远的天边飞去。无数礁屿如繁星般点缀着海面,给单调的世界添上一抹色彩。本田菊倚着栏杆,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平静。当上司告诉他需要作为使节向故人纳贡时,本田菊沉默了,那个清秀的少年仿佛出现在他的眼前,露出温柔得可以融化冰雪的笑容,将自己搂在怀里...

[鱼葱]Midnight

低沉的钟声响起,午夜悄然而至。

漆黑的夜幕落下,似无垠的空境。

巨大的玻璃落地窗,泛着微弱的蓝色光晕。

站在城市的最高处,却看不到你的光影。


Midnight,midnight,as dark as hell.

灿烂的星空,点缀着繁星空明。

刹那的流星,穿透过琴瑟之音。

巡回的声,仿佛你存在的刻痕。

流动的乐,宛若你的声音。


Midnight,midnight,as dark as hell.

稀疏的灯火,流落在城市边缘。

不熄的光芒,飞舞向苍暗之空。

俯瞰苍茫的世间,心不知飘落何方。

明明曾经的午夜,你也在这里。


PS...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