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东]消失的地平线

1| 

一艘宏伟的大船在波涛汹涌的蔚蓝色汪洋中远航,素色的帆与深邃的蓝完美的结合在一起。船身是用上等的红衫木制成,舱室内壁被能工巧匠凿出精致的花纹。这艘尽极奢华的船不是达官显贵的私船,而是一国之船,似是借此来彰显国威。

看当今天下,东方的大明王朝如同前朝的汉唐盛世般伫立在世界之林,各国纷纷派出使节向这个强盛的帝国称臣纳贡。

海鸥掠过海面,向着更遥远的天边飞去。无数礁屿如繁星般点缀着海面,给单调的世界添上一抹色彩。本田菊倚着栏杆,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平静。当上司告诉他需要作为使节向故人纳贡时,本田菊沉默了,那个清秀的少年仿佛出现在他的眼前,露出温柔得可以融化冰雪的笑容,将自己搂在怀里。

“本 田先生。”一位侍从轻声的呼唤将本田菊扯出他所沉浸的世界。

“对不起,刚刚在想一些事。”本田菊略带歉意道。

侍从似乎已经习惯了主人的礼貌,然后恭敬地说“您吩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就可以去检查我们的工作。”

“嗯,真是辛苦你们了。”

本田菊在侍从的带领下走进了船舱底部阴冷潮湿的仓库之中。随着油灯的指引,穿过黑暗的长廊,墙上深绿色的苔藓生长得十分茂盛。长廊的尽头有成堆的武士刀,放在柜架上的武士刀被擦拭得泛着银白色的光。武士刀的凛凛花纹,行云流水如死神的眼波,剑柄镶嵌着金丝与宝石。但是大部分的武士刀的设计都是干净又简洁的流畅线条,都被洗涤擦干后摆放在一起。

本田菊心里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这阵势,到底是去朝贡的还是去打仗的。

 

2|

那一夜的梦境里,本田菊依稀记得那时的他还是孩子。他和另一个清秀的少年坐在海边,大海蓝的透彻,宛如琥珀般的晶莹。蔚蓝色的海与天空交织,地平线渐渐消失,时光渐渐凝固。

他仿佛还能感受到另一个少年的温暖,尽管已经很久不见,可是那条牵连着他们命运的红线,造就了一场没有尽头的羁绊。

梦醒之后,已是无言。

 

3|

好些时日过去了,东方的海岸线上显露出一大片无垠的大陆,晨曦混杂着咸涩的海水气息向码头涌来。岸边聚集着的渔民好奇地看着异邦人,喧嚷的人群纷纷地议论。本田菊一行人被当地的官府人员安置在距岸边不远的客栈中,这里处于闹市,邻近便是集市。

本田菊在未登岸前目光就在密集的人群中搜索,他希望一个人的到来。尽管本田菊清楚地知道他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可是心中总有一丝奢望他会欣喜地迎接自己的到来。‘

千载过后,恍如隔世。

他怎么可能依旧等待着当初不辞而别的自己?

 

4|

清晨的天空尚暗,一切都未苏醒。大街小巷弥漫着雾气,整座小城笼罩在鎏金色的晨色中,已有忙碌的身影在那片晨色中穿梭。集市里一处异常普通的小摊点上,整齐摆放着的刀泛着刺目的银光,恰似于枯朽白骨。

本田菊郁闷地踹了麻袋一脚,未被系紧的袋口处滑出好几把刀,躺在地上。侍从默默地将掉落的武士刀拾起放入麻袋中,他确实有点惊讶本田菊会这样控制不住感情的流露,在他看来本田菊已经足够的成熟理智,虽然嘛……因为人手不够,不得不让一个老爷爷辈的人物大清早地就去搬沉甸甸的麻袋,确实残忍的点,所以腰有没有扭痛这种事就不被在意了。

因为除了留下一些上品的武士刀用来进贡,剩余的都至少要售得七七八八,这种事毕竟不大光彩,为了掩人耳目只好趁着清早运到集市上,总之还是越快越好。

本田菊斜着眼瞟向侍从,双臂交叉在胸前,忍不住翻了下白眼。

侍从收拾完后端端正正地在摊位前端坐着,颇有一份即将切腹自尽的意味。这姿势让偶尔路过的大妈大爷瞥见后不禁发出嗤笑声。

 

5|

本田菊在摊前呆了一个上午,坐得腿脚快发麻了。尽管不识得路,七绕八拐地到处转悠也不担心迷路,终于在一条荒僻小径的尽头遇到一堵有些年成的石墙。太阳也毒辣得很,本田菊自然地站在石墙的阴影处乘凉,他略偏过头,见到另一侧有一团熟悉的身影,模模糊糊的,好似镶嵌在墙壁上。本田菊深吸了一口气,凑近些,定睛一瞧才发现王耀靠在石墙边,剪影黯淡,只有细碎的发丝反射着微弱的光。本田菊在迈出几步,凑到了王耀身边,踌躇地发问:“耀君,你在这里……做什么?”

王耀显然有些被惊到,不敢置信地望向本田菊,反问道:“你又怎么会在这儿?”

本田菊默然地站立着,一言未发。

“哦”王耀明白了什么,揉了揉本田菊的头,欣然地提议道“我带你去转转。”

“好”本田菊应道,嘴角微微地扬起了弧度。

 

6|

午间的阳光暖得发亮,街道两旁都是店铺。不息的人流将并不宽敞的街道缝隙填得满满当当,在人们脑海中聚成一派热闹暖烘的市井气。

“呐,喜欢吗?”王耀停驻在一个摊铺前,拿起一串贝壳挂饰,新鲜的贝壳带着海盐的气息,在日光下闪烁着斑驳的色彩,举起的瞬间发出玲珑的碰击声。

“嗯。”

 

7|

朝廷之上,万人觐仰。

偌大的宫殿回荡着冷肃的声响,冰冷如锋刃。

“长久以来,东海沿岸倭寇出没频繁无恶不作,大肆抢掠民户家舍……望给予惩戒。”

坐在龙椅上的男子的眉毛一挑:“朕如何处置汝?”

一旁呈上奏折的朝中大臣赶紧答道:“势必要严惩不殆。”

“罢了,堂堂天朝上国要有风度,就暂且宽恕东瀛小国的不敬之举。彼国国人的行径你也清楚,好自为之。”

“是。”本田菊又重新用着平淡而疏离的语气礼貌地答道,瞳孔中没有一丝光亮,漆黑如深不见底的深渊,给人一种奇异的恐惧感。

 

8|

启程前,本田菊驻足于海岸的码头上,他再一次地望向东方无尽的海洋,点漆如墨的眸子中再掩不住悲伤。海水被卷成浪花向着海的尽头涌去,触及同样澄澈泛蓝的晴空。地平线融化在海与天之间,如同初春的雪花般消失。

永别了,哥哥。

 

 

PS日本使者在中国卖武士刀赚钱的脑洞来源于《明朝那些事儿》。

本文四年前所作。

 

评论
热度 ( 4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