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巧克力棒

my翔翔世界第一可爱www
我老公就是又高又帅荣耀打得好,不服来撕。
lo主大写的迷妹(。

 

[翔江]蜜汁轮中:甜甜甜的爱心抱枕

校园paro

欧欧西

 

 

江波涛站在教室外,对着窗口的玻璃象征性地理了理校徽。银灰色徽章被阳光镀上一层金边,几乎穿弦而出的子弹晃得刺眼。最底端是一排花体英文SAMSARA,意味着——轮回高级中学。

轮中虽不及一些百年老校历史悠久,既没有遮天蔽日的高大乔木,也没有引以为豪的光荣历史,但这所学校里倍出神人。

比方说——轮中校草周泽楷,这是个只有在玛丽苏小说中才会出现的男人。更令人发指的是,就算在玛丽苏小说中,男主也非他莫属。周泽楷总是理所当然地被无数莺莺燕燕围绕着转,浑身沐浴着漫天的粉红色泡泡,周围的桃花飘得泛滥成灾。他理所当然的像传说一样,光彩鲜亮,是被所有目光注视的焦点。

江波涛有时也会泛起羡慕的泡沫,但很快就平息下去。他的羡慕不怀一丝恶意,纯粹是希望自己更优秀,可以高悬在红榜名单上,可以考上理想的学府,可以填平和校园风云人物的距离。

不止周泽楷,这所学校里还有其他神人。比如一口气可以灌下一桶矿泉水的,比如一脚可以踹碎一整排玻璃的,钢琴十级书法八级更是如过江之鲫。

厉害的人太多,惹人瞩目的太多。

而江波涛只是个很普通的男生,除了生日在双十一和五行缺水外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同寻常的地方。

特别特别的普通。

可惜这只是别人以为。

 

江波涛面对着窗户,思绪飘移,阳光透过玻璃反射到眼帘里。他眨了眨眼,被闪耀的光线刺痛得几乎流泪,只好回到教室,准备下一节课要用的教材。

他刚落座的刹那,一团粉红色的爱心毛绒抱枕就掉下来滚到了脚边。他从来没有这个抱枕,也从来没看见周围的人拥有过。很明显,这就是有人刻意送给江波涛的。

粉红色,少女心。

毛绒,可爱。

爱心,喜欢你。

江波涛脑内迅速闪过这几个关键词,连成串的意思就很好懂了。

这是在向他表白。

江波涛不想和流言蜚语有任何一点搭边,他迅速捡起那团爱心形的抱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再度塞回桌肚深处。

看,这下子不同寻常的事就来了。

 

江波涛微妙地觉得有些羞耻,将椅子往前挪了挪,上身挺得笔直,试图用身体堵住桌肚,以免被他人瞟见,然后一本正经地预习功课,活像模范好学生。

可惜还是被发现了——

“嘿!江哥!刚刚那团粉红色的是什么?拿出来瞧瞧!”坐在后桌的杜明脑袋使劲往前探,脸上挂着含义不明的笑容。

糟糕……江波涛的内心一片弹幕呼啸而过,前方高能彻底刷屏。

“没有”江波涛立刻矢口否认,语调平静的一如往常,手中的签字笔刷刷划过教材,专注地写字,身体却前倾将桌肚堵得更严实些。

“哦~~~~”身后一段抑扬顿挫的拉长音传来,尾音意犹未尽的叫人遐想。

擦!又不是小学生了还这么怪腔怪调得瞎起哄!江波涛暗自腹诽,恨不得逼迫那票人立刻闭嘴。

这么一声悠长的哦,顿时全班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江波涛,江波涛顿时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别藏了,都看见了”吴启吹了声口哨,凑到江波涛身旁,“我就说嘛。江哥肯定有收到女孩子礼物的那一天,你瞧杜明他可嫉妒了。”

“滚滚滚,吴启你又胡说八道,谁嫉妒了啊?”

吕泊远放下手中的课外书,啧了一声:“小明可是有女神的人,天天就心心念念他家柔女神,可谓忠贞不二啊!”

“放屁!假如有妹子给他送礼物他还不得开心死?一心一意这种鬼话也就嘴上挂着。”吴启立马反驳道。

“真是,给小明留点面子啊”吕泊远撇了撇嘴,低头接着看课外书。

“烦死了你们俩!”杜明彻底爆发了,踹了江波涛的椅子一脚,“江哥,藏起来有意思么?这玩意又不可能变没,拿来给我们看看你又不会少一斤肉。”

“就是”吴启附和道,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开始发动垃圾话攻击,活像在说相声。

杜明:“都有妹子了就别藏着掖着,放心,又不会抢走你的妞。”

吴启:“就是,认识了这么多年还不清楚我的为人吗?咱们谁跟谁啊!就看看喜欢你的妹子漂不漂亮。”

杜明:“没错,让我们帮你物色物色,情场老手眼光就是不一样!”

“杜明你又扯淡,就你还情场老手。”吴启嗤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对己方战友开起了嘲讽。

“靠!说的你不也是一样似的!”杜明莫名其妙地被战友插了一刀,垃圾话攻势顿时转火。

江波涛:……

江波涛无语极了,万万没有想到战火会不知不觉中转移阵地,原本是集火点的自己现在却被忽视得干干净净。

他开始庆幸了,庆幸自己从目光焦点的舞台上退幕,他一点也不希望这件事闹大。这一切不知是不是也应归功于平时做人低调?或者……平时广积人品?

算了不想这个了……可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这个玩意到底是谁塞进课桌里的?莫非是某个男生的恶作剧害得自己白白被戏弄,还被后桌那几个小子调侃?或者真的是女生送的?到底是谁啊啊啊啊?!

各种胡思乱想的江波涛几乎到崩溃边缘,他暗中狠狠地掐了抱枕一把,再狠狠蹂蹑一番,借此释放心中的不爽。

 

放学铃声很快就被熬到了,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地散去,最后只剩下江波涛一个人。空荡荡的教室寂静无声,安静得仿佛可以听到指针滴答划过表盘。

此时此刻,江波涛才拿出塞进桌肚深处的抱枕仔细端详。由于书本的挤压,抱枕略微扭曲变形,爱心的形状不如最初那般圆润,但就算这样,毛绒绒的质感诱惑他流连于触摸。江波涛爱不释手,恨不得现在就立即抱着趴下睡觉。

但如果作为助于安眠的枕头的话,抱枕是有瑕疵的。它的中央是个罗盘,坚硬的塑料外壳很容易磕到皮肤,中间的指针格外固执地指向一个方向,如果将抱枕旋转,指针也会哗哗转过,最后宛如指南针般指向一个固定方向。

江波涛下意识地断定罗盘就是指南针,这毕竟是多年来生活经验的积累,没有多大在意。于是他归好书包,将塞不进书包的抱枕搂抱在胸前,径直走出教室。

江波涛走了几步突然意识到罗盘并没有指向南方,而是几乎顽固地指向偏向北方的位置,确凿的说这根本不是一个正方向。

这根本不正常。

江波涛陷入了沉思,倏忽间他又冒出罗盘寻宝的想法,就像许多电影里那样,跟着指针的方向走就能寻到宝藏。好奇心在诱惑他,他意识到这也许是个可能,于是随着指针慢慢走下楼梯。

向左。

向前直走。

右拐。

……

 

罗盘犹如一台精密的导航仪,指引江波涛七绕八拐地走到学校偏僻的小树林。

小树林在校园的最边缘,日常是小情侣躲避老师偷情的好去处,教务处主任纵使知道这块“恋爱圣地”也不愿常来,奈何地处偏僻路滑难行,养尊处贵的老师可没有义务来受这个罪。

江波涛内心忐忑,惯常的生活经验告诉他来这里没有好处,然而勇气战胜了疑虑,他随着罗盘的指向在小树林里前行,似乎越来越接近目标。

还没走几步,江波涛老远就听到目标处有一个女生带着哭腔的告白。

“我就是喜欢你,从第一次见面我就喜欢你了。暗恋了很久才敢开口告白……你为什么要那么无情?我到底哪里配不上你……”声音渐渐低落,抽泣声取而代之。

江波涛躲在树桩后,正对女生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庞,精心化过的妆糊的彻底,姣好的面容被泪水沾染的湿透。

按照常规看见妹子楚楚可怜成这样,理应递个纸巾安慰一下,就算拒绝也该委婉点嘛。江·社交大师·波涛看到男生居然无动于衷已经很吃惊了,更没想到男生的情商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背对着江波涛的男生一开口就是不耐烦的语气,“你烦不烦啊?三番两次来找我真是够了!现在又哭给谁看?”

男生的声线意外得好听,干净得仿佛盛夏湛蓝的天空,不沾一丝尘埃,但这并没有改变江波涛对他的第一印象——看起来好难相处啊!

江波涛低下来看了抱枕一眼,到底指引他看这种戏码有什么用意,真的不是很懂。

真的……不是很懂……

江波涛满脸黑线。

 

好尴尬啊!

万一被发现了不就成为变态的死偷窥狂吗?

江波涛默默地捶打抱枕,一边锲而不舍地偷窥狗血脑残校园剧。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妹子哭泣不止,双肩不停地颤抖,泪水堪比决堤,滔滔不止。

江波涛都开始暗自吐槽了。喂!妹子你醒醒啊!你的妆全糊了好吗?你上辈子是孟姜女还是绛珠仙草啊?再哭下去就要成为有着瀑布般泪水的玛丽苏了!

妹子突然上前,死死拽住男生的上衣下摆,“你怎么会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我的QQ密码是你的名字加生日!我的草稿本上到处写满了你的名字!我把你的照片贴在饭卡上每天都向你道早安午安晚安!我还——”

“够了!”男生毫不留情地打断女生撕心裂肺的告白,再将她的手无情得甩开,“以后别来烦我了!我对你没兴趣,能滚多远滚多远。”

我去!

江波涛第n次懵逼。

这这这……这两个人也太奇葩了吧?

一个就会哭哭哭,一个拒绝告白就跟结下仇家似的,能不能客气礼貌温文尔雅地说句“对不起我不答应”……。

能不能?

能不能?

靠,这算是奇观共赏吧!

怪不得罗盘让我来围观。

 

“你好过分……”女生话音刚落,一串滴滴的噪声响起。

这是来自抱枕上罗盘的警报声。

声音不小,红色的指示灯频闪扎眼。江波涛清晰地感受到投射在身上的锐利目光,仿佛全身裸露在公众之下,悄悄维系起来的尊严粉碎得彻底。

他表面上依旧维持着镇定,内心却陷入一种悔恨的恐慌。

他们一定会把他当作一个可憎的偷窥狂,一举一动都在挖掘他人的秘密,寻觅到这么偏僻的角落一定别有用心,一定不怀好意。

江波涛的耳畔回荡着抱枕的警报声,刺耳的噪声粉碎的不止是寂静,还有被极力包裹起来的隐秘。

而警报将那份隐秘践踏得粉碎。

 

真是……够了。

江波涛走到两个人的面前,将抱枕重重地摔在地上,扬起头,正视女生慌乱的目光,“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的路过只是凑巧。”

他又重复了一遍“纯粹只是凑巧。”

说完,大步流星地离开,心砰砰地跳,几乎跳出胸膛。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江波涛满脑子都是昨天的画面,像蒙太奇手法般被剪辑成一段段,慢速播放,拉长镜头。两个人影隐隐绰绰,树桩镀上鎏金色,成林的叶片细碎翠绿,翻飞在热风里,再泼下一地的影。那种温热灼炽的感受穿过时空,用指尖都可以触及。

老师在讲台前唾沫横飞,粉笔划过黑板摩擦出清晰的音响,遗留的汉字变成恍惚的符号。江波涛垂头望着空白的笔记本,心思一直飘荡在外。

“喂。”

伴随着的是刺耳的噪声响起。

全班所有人都调头转向后门口,一个少年逆光倚在门口,抱着粉红色的爱心抱枕。抱枕不停地发出吵杂的警报声,而少年的目光专注地投向某个人的身影。

江波涛的心猛然抽紧。

一步,两步,三步……

煞风景的噪声停止。

猝不及防抱枕被塞入了怀中,江波涛慢慢抬起头,眼帘里映入一张好看的脸。

是昨天的那个男生。

江波涛的语言突然干涸,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混杂着太多情绪,一言无以道明。

原来是他的!

所有一切的回忆碎片统统扬起,闪烁在初夏鲜亮的微风中。

往昔偶遇的画面跨越山与海,穿过黑与荒,如无畏英雄般矗立。

 

江波涛回忆起他是那个学校新来的转校生,孙翔。张扬跋扈又鲜艳明亮。他在江波涛心里是和周泽楷一样的人物,永远处于目光焦距的中心,而自己泯然于众人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波涛开始频繁地注意他,每次经过他的教室都会站立在离窗稍远的位置,寻觅他的身影,注视他的举动;有时会在食堂遇见他,江波涛就会刻意坐在旁边的餐桌上,吃饭的同时倾听他说话;或者在图书馆遇到,留意他借阅过翻动过的图书。江波涛说不清他的行为理由,但确实每次都不由自主地那么做。

也许……是自己引起了他的注意了吧。

 

“什么人?滚出去!”老师一拍三角板,沉闷的撞击声释放此时的怒火。

孙翔一把拉起江波涛的手,飞速冲出教室,周围人震惊的表情全然不顾。

他们奔跑在走廊里,穿过两旁的教室通告栏招生广告,以及成排镶在相框里的画,终于摆脱了粘稠得几乎窒息的空气。

他们来到小树林里,江波涛发现抱枕不再发出可怕的警报声了。

“为什么会这样?”江波涛注视着抱枕疑惑地问。

“只要我们在一起抱枕就不会发出警报。”

“它是你的?”

“不是,但确实是我放进你的桌肚里的。”

孙翔从旁边拖来一个工具箱,取出螺丝刀锤子工具,把抱枕上的罗盘抠下来再销毁,“这样抱枕再也不会吵了。”

“为什么?我是说你为什么要把它放进我的课桌。”江波涛很崩溃,他们的事迹肯定会被到处传播,火遍校园,自己多年来低调的形象会荡然无存。

“因为,我原本以为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保持接触了。”

“我喜欢你”孙翔说。

  32 3
评论(3)
热度(32)

© lovely巧克力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