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艾]一个骑士的故事

很多很多年后,每当雷雨交加时,安迷修总会想起那个改变他一生的不眠之夜。

 

哥特式教堂的彩色玻璃斑斓鲜艳,即使是到了夜晚,仍可以瞥见几抹色彩。穹顶之下,一个个头不算高的男孩站在长椅上,用力扯敞开的玻璃窗把手,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窗户关牢。窗未关合前的几串雨丝滴落在男孩的脸上,咖色的发丝被粘成了一束,水滴顺着发梢掉落。

“安迷修,关好窗户就过来吧,开始讲故事了。”修女朝那个叫做安迷修的男孩微微挥手,示意他过来。

 

这所教堂长期以来收养失去双亲的孤儿或弃儿,这些孤苦伶仃的孩子从小生活在这里,有修女照顾他们,安迷修也是其中之一。

每晚入睡前,修女都会抽出一本童话书读一章节,这样,这些孩子才会乖乖地闭眼睡觉。

 

修女打开了书的第一页,愣住了。

她拿错了书。

这本书压根不是什么童话,而是——

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

百年前的经典名著向来不是给孩子看的,孩子需要的是童话书,有着制作精美的封面、鲜艳的插图,里面都是王子公主巫婆骑士精灵巫师,最终的结局是正义战胜邪恶。

修女抬起了头,孩子们亮晶晶的眼珠都望着她。

没办法。

“不久以前,有位绅士住在拉·曼却的一个村上……”

 

没有哪个孩子喜欢听这种死气沉沉的拗口故事,才讲了几页,一大半的孩子都爬回小床睡觉去了,一边嘟哝着这个故事听不懂好复杂。

渐渐地,修女面前只剩下安迷修一个人还在听这个冗长的故事,春日青色的眸子泛着柔和的光。

“很晚了,去睡觉吧。”修女放下书本,低声对安迷修说。

“我想要这本书。”

安迷修指着那本堂吉诃德。

修女没放在心上,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识得几个字母,看看就会厌烦的,就把书递给了安迷修,“看完了记得还给我。”

“嗯。”

 

安迷修自己都没有想到,阴阳差错间这本书了自己的命运轨迹。

 

那天夜晚,当修女离开了之后,安迷修偷偷从床上溜出去,借着廊厅里烛油灯半懂不懂地看完了这个故事。

一个孩子,是看不懂暗藏在书中的嘲弄和讽刺的。他断断续续地读着蹦跳的字母,略过生僻的单词,伴随着沉闷的风声和雨声度过了长夜,沉浸于故事之中。

安迷修想当一个骑士,他觉得骑士实在是太英武神勇了,和敌人战斗,守护弱小者,当然,也要有个悲凉的结局,这样才会被后人铭记。

年幼的安迷修开始想象这个世界。

教堂门口的古罗马战士雕像是守卫,夜晚会抽出威风凛凛的铁剑抵御外敌;仓库旁的稻草人是恶魔,残忍的微笑总是挂在脸上;挂在教堂内的耶稣壁画是国王,永远在俯视他的臣民。

安迷修偷偷取下挂在门锁上的两把桃木剑,拿草棚里的废油漆漆上黄色和蓝色,命名为流焱和凝晶。

安迷修挥舞着剑,对着厚重的砖墙深鞠了一躬。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请求你守护这个圣洁的国度,在下愿意……”

 

“你在干什么?!”

身后的一声怒吼石破天惊,安迷修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仓皇的恐惧侵袭了全身,不知所措占据了头脑。

“没做什么,先生。”

安迷修迅速转身,将那两把桃木剑往身后抛掷。

“还敢说没做什么!我全都看见了!”身材魁梧的守夜人满身酒气,粗红的脖子发出哼哧哼哧的响声,握紧拳头,一步一步朝安迷修靠近。

正当安迷修以为守夜人的拳头会落下来时,守夜人绕过他拾起了身后的两把桃木剑。

“臭小子,你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哼!”

守夜人炫耀似的挥动这两把剑,“清早发现挂在门口的两把剑消失了就知道是出事了,本来以为是个惯犯扒手,没想到是你这个小毛贼!”

“我不是,我没有。”

安迷修轻声地说,他清楚知道自己的任何辩驳都苍白无力,这个世界没有人懂他的骑士国度,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他孤独而无助,只能由着被拽去神父的办公间。

他抬头,才发现天空已经是鱼肚白的颜色了。

 

一夜没睡,被罚站墙角的时候不免要犯困,安迷修努力地支撑脑袋,要是身体略微站不稳就要被挨上一鞭子。

一个要成为骑士的梦想破灭了,彻底变成了荒诞的笑话,倒是“小偷”的事迹所有人都确信无疑。

只有那本书,孤零零地被安迷修藏了起来,他舍不得还回去,他想等到自己看懂所有单词的时候。

时间,真是漫长啊。安迷修闭上眼睛,长鞭留下的红印子还在发痛,无尽的疲惫和紧绷的身体矛盾几乎到了一个爆点。

 

“你是谁?”

一个有着长长呆毛的红发女孩凑近了安迷修,藏在衣袖里的手伸出来戳了戳安迷修的脸颊,“你脸上怎么有伤口啊,还在流血。”

女孩掏了掏口袋,拿出了一个四方的金丝边手帕,塞在了安迷修手里,“看起来就像是个笨蛋,要自己擦干净哦。”

“……谢谢你。”

安迷修突然沉默,自己最狼狈的一面被一个陌生的女孩看见了,其实也不算陌生,安迷修知道她是杂货店老板的女儿,平常蹦蹦跳跳的,周末做礼拜的时候还会把糖果分享给教堂里的孩子。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安迷修还是抛出了这个问题,他低下头,不想被女孩看见脸上的伤口。

“啊,我听说过了,我不相信你是故意去偷那个什么剑的,又没有用。而且啊,还漆上了颜色,你真的好搞笑啊哈哈哈哈。”

“……”

“其实啊,就是我爸要和给教堂捐一座新的圣母雕像,现在他们谈生意去了。瞧,就在外面。”女孩指了指窗户外面,果然有两个隐隐绰绰的人影在交谈。

“其实……我是个骑士。”安迷修犹豫了一下,决定对这个很可爱的女孩如实相告。

“骑士……?啊……你的马呢?”

“即使没有马我也可以守护你!”安迷修鼓起勇气喊出了这句话,随即意识到失言了,声音慢慢地低了下去,“你叫什么?”

“艾比~☆”

 

好的。

我的艾比小姐。

最后的骑士愿意为你,披荆斩棘。

 

 


没有波澜壮阔,没有跌宕传奇,这只是属于两个平凡人的平凡故事。

不读也罢。 

END

评论 ( 12 )
热度 ( 50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