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卡]if I die young

故事的时间跨度比较长,按理说是要写成长篇的,为了写成短篇就用了蒙太奇式的碎片手法,剧情很杂乱,见谅。

 

 

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的时候很不喜欢他。

试想,哪个贵公子会喜欢一个私生子弟弟?更何况是张扬跋扈的雷狮。

 

雷王星的三皇子殿下披着威风凛凛的红色斗篷,戴着耀眼夺目的王冠,右腿膝盖死死压在卡米尔的腹部,把卡米尔堵在墙角。

“你妈是什么贱货,竟然敢放出父皇大人有私生子的谣言,真的是母子俩一样的无赖。”

雷狮的斗篷迎风扬起,鄙夷的眼神快把卡米尔的心穿出一个洞来。

他们不远处就站着几名守卫,没一个上前来主持公道,在雷王星,没有人敢得罪众星捧月的王子殿下。

雷狮的手抬起卡米尔的下巴,俯视他的脸,可惜卡米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算什么东西。”雷狮咬牙切齿。

卡米尔的眼帘垂了下来,他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他也没什么资本去张扬,只能沉默着应对同父异母哥哥的羞辱。他们是不同的,从出身到性格,以及未来的道路都是迥异的。

一个天之骄子,一个泯于众人,除了一样的父亲,再也找不到什么相似的地方了。

 

“你不要这么说,大哥。”

卡米尔平静地吐出这句话,即使现在的模样狼狈至极。

然而。

大哥这两个字,对于雷狮来说可以算是最漫不经心的天才嘲讽了。大哥?这种和血脉相关的称呼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插在雷狮的胸口。即使他再不愿意承认,也不会忘却父皇被问到私生子时的表情,那副表情,就是默认了。

“不许这么喊我,听到没?”

雷狮掐住了卡米尔的脖子,表情狠毒。

卡米尔痛苦的快叫出声来,还是咬着舌头忍住了。

“……哼,饶你一命。”

雷狮松开手,卡米尔支撑不住跌在墙角,蜷曲着身体的他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卡米尔知道自己终究是配不上,也不可能比得过他的,最多的时候就是安静地看着他,没有喜欢也没有厌恶。

所谓的王子对他来说不过是最最幸运的那批人罢了。

从一开始就拥有超凡的起点,拥有财富,拥有地位,拥有权势。

拥有那些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拥有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契机使得三皇子和私生子的关系没那么难堪了,甚至变得……友好了。

可能是因为雷狮渐渐地意识到卡米尔的聪慧和早熟,不平凡的出生只有使他比普通的孩子更可怜而已。也可能是雷狮终于明白了所谓的私生子不代表着渣滓,不过是血缘带来的偏见而已,何况……渐渐长大的他对皇室血统的看法改变了,那些埋伏在宫廷深处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才是最最可怕的。

 

所谓的皇家生活就是夜夜笙歌的,盛大的舞会后,喝得烂醉的雷狮扶着墙走出了礼堂,深夜里繁星空明,街市上人去楼空,这个时候终于不会有人来围观“小王子”了。

原本笔挺的礼服凹起了许多皱褶,雷狮晃晃荡荡地往前走,竟然不知不觉走到卡米尔所住的地方附近。

“大哥。”

雷狮听到了这声熟悉的呼唤才发现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卡米尔的家,即使没有意识也凭惯性过来了。

就这样,卡米尔和雷狮第一次在一张床上度过了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这是他们真正熟识的开始。

第二天,他们去找宫廷画师为他们画了油画,他们都笑得灿烂。

第三天,他们去狩猎场打野兽,他们战无不胜。

……………………

第n天,他们扎了一艘木船,就此扬帆起航。

 

没有什么未来是可以预测,没有人知道最终的结局又是如何。

很多不幸的事,通常在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天降临。

碰到了,只能认命。

 

那是个,非常昏暗的一天,对雷狮来说,那一天的不幸超过了一切。

本来那只是个天气不大好的一天而已,雨下得很大,天空中的水似乎永远流淌不尽,乌云如同塌陷的天空城那般。

“我们是永远走不出凹凸大赛的。”

卡米尔抬头看着雷狮。

他们站在雷王星皇宫高塔的顶端,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灯火通明的城市,可以看见恢弘的星空。他们站在高处,睥睨俯视天下,却像拥有世界的孩子那样,为拥有太多而恐惧。

雷狮难得的沉默了,一年前,他们与十几个超强的幸存参赛者一起携手毁坏了凹凸星球,打倒了创世神的权威垄断,在不自相残杀的情况下相安无事的活了下来。

但是……神不会宽恕这种行为的。

搏命一击不见得一定是成功的。

几秒后,雷狮还是开口了。

“只要我活一天,就意味着神失败了一天。”

“但是……”

“……哼,他们难道敢毁灭这个宇宙吗?”

雷狮冷笑着抬起头,乌云密布之上是宇宙,是被神掌控的世界。他的目光仿佛穿过了宇宙,看见了虚无缥缈的神。

“可是我预感,不会那么简单的。”

 

一语命中。

神能掌控宇宙,哪些星球富饶,哪些星球荒芜,都是在随心所欲间。

它想让雷王星皇室毁灭就毁灭,让雷王星被奴役就被奴役,让雷王星受难就受难。

特别是,凹凸大赛使神和三皇子殿下结了很深的仇。

何况,神有独特的复仇方法。

 

刹那间,无数彩色的激光轰然而降,混合着被焦灼的雨坠下,把整个繁华的雷王星轰成了废墟。就一秒,雷狮眼睁睁地看着卡米尔变成了闪亮的碎片,消失在雨幕之中。

太快了。

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一秒的时间,天人两隔。

高塔陨落了,雷狮就像受到了某种庇护那样毫发无损,挣扎着从废墟中爬出来。这才是神最残酷的惩罚。

 

“你在哪里?!”雷狮跪倒在废墟上吼叫,碎片化为了虚无,连一点点存在的遗迹都消失了。他的拳头重重地砸向水泥,碎片扎进肉里都浑然不觉,因为内心的伤痛已经超过一切了。

“哈哈哈……”神的冷笑透过天幕传来了,冰冷刺骨。

“雷狮,你的家园已经被我毁灭了,乖乖去当一个最卑贱的奴隶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废墟中降落了一个飞行器,就像一座漂浮在海上的孤岛,执法小机器人走了出来,拼命拽住雷狮。

雷狮就像在这块土地上落地生根那样怎么样都不移动,他怀着最深的怨愤望着虚无的神。

“不要再挣扎了,你的原力技能已经被我回收了。”神的声音又传来了。

雷狮被拖拽着,进了飞行器。

起飞。

等待着他的是残酷的未来。

 

“你不再是个小王子了”神的声音从圣殿的四面八方传来,“去吧,去承受最残酷的刑罚吧。”

一阵风把雷狮推出了门。

那可真是人间地狱,白骨累累的饿民四散在地上,其他的流放者在做着繁重的苦役,踏着前人的尸体,日复一日地麻木工作。

苦役,劳累,屈辱……这些都会把曾经的骄傲折断,把曾经的尖锐磨平。

 

雷狮试图逃跑了很多回,每次都被抓回来,被侮辱被惩罚。

但最后一次还是成功了,他终于,逃回了雷王星。

 

激光打穿的焦土散不去恶心的呛味。碎木石块依然堆积着,摇摇欲坠挂在残败的城墙上。大气里尽是无数的烟尘,和生灵被残戮的骨灰。天空电闪雷鸣,毁灭世界的雨落下了。

雷狮每踏下去一步,心脏都要狠狠地抽搐一次。

无法言喻的绝望铺天盖地地落下,他无处遁逃。

他颤抖着往前走。

 

碎砖碎瓦下都是曾经的子民,和他的国度。

属于他过去的国度。

 

昔日的欢声笑语,如今连回忆都不敢了,一旦回想起来又是一次钻心剜骨的折磨。只有忘却,变得麻木,才能怀着仇恨活下去。

活下去。

 

就在这时,雷狮看到一幅画像。

埋在土里,被烧掉一半的画像。

上面的卡米尔笑得灿烂,这可能是他唯一留下的一幅笑着的画像。

雨水砸在雷狮的身上,他仿佛浸在深海中。

 

“今天的雨,下的也很大。”

 

雷狮扬起了头,望向昏暗的天,仿佛重新拾起了往日的骄傲和凌厉。

然而下一秒,雨水泪水血水混合着交融着,从他的脸上慢慢滑落。

最后,滴落在破烂不堪的油画布上。

 

“我想你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