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Sweet!

角色属于虫爹。


“喂!中午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带一杯奶茶给你?”

“隔壁那家?”

“不然呢?”

“切,谁要啊!难喝死了!”
“谁想喝着玩意啊!要不是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订个外卖都超出配送范围。”

“那还不如不喝,糖加那么多,腻得要死。”

 

孙翔趴在桌面上,手中的签字笔各种转来转去,头顶上呼啦啦转动的电风扇将热气蒸腾得更加氤氲。前排的同学乘着老师不注意窃窃私语,奶茶店分发的价目表被他们各种指指点点。

他们说的那家奶茶店叫楷楷奶茶店,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很别扭。楷楷?孙翔一直没搞明白楷楷到底是谁,也许是店主的名字,也许是店主喜欢的人的名字,更也许是随便乱起的。不管怎么样,这种卖萌的店名贴出来,就是有令人羞耻的幼稚感。

叠字昵称喊出口都不大好意思,大家一致地用“那家”来替代。那家那家那家,反正只要那一家。

学生的暑假理所当然地被补习班占据,课表排得满满当当,知识被争分夺秒地灌输给祖国的花朵。花朵们背负沉重的压力苦不堪言,一头扎进习题的苦海里。

更何况,学校老师为了减少用地经费,补习班的所在离市中心挺远,交通不方便,周围更是荒凉。

于是,解决吃中饭问题便成了头等难题,毕竟是民以食为天,学生以面包为书籍,狼吞虎咽得啃下精神粮食的基础——食物。
离垃圾补习班很近的地方就一家奶茶店,其他餐馆都在极远处。一般同学都不乐意跑那么远,带便当转转微波炉就了事,最多买杯奶茶,搞得奶茶店生意兴隆,顾客如织。

可尝试几次之后学生就抱怨开来,杯杯奶茶都甜得发腻。你要全糖很甜,你要少糖很甜,你要半糖还是很甜,你要无糖就是甜甜甜甜甜甜甜……

卧槽!这还能忍?!

众学生一拍桌子发誓垃圾小店再也不进,要么店主收太多制糖商的贿赂,要么就是和糖尿病医院串通好牟取暴利谋害学生。

只有十几岁的花季少女们扼腕叹息,店主欧巴好帅好帅美颜盛世☆

 

孙翔倒是没去过几次那家奶茶店,对店主只有稀薄的印象。等候制作奶茶时通常是在玩手机,只有接过奶茶的一瞬间看清店主的眉目——确实是个很好看的年轻人。

店主一直都沉默着,除非被询问,否则不会开口说一句话,连“您好”“欢迎下次惠顾”之类的客套话也不会说出口——不过没关系,有他这张脸,少年们就会慕名而来。

反正就在这一天,孙翔神出鬼没地走进这家店,可能是对很甜很甜的奶茶产生好奇,或者,是对店主产生好奇。

店里人很少,炎热的气温打消了学生出去转悠的念头,只有稀疏几个女生坐在角落里聊天,不时传来些声音。

孙翔站在柜台前,指节敲了敲台面,“喂——”。

店主一抬头看见有顾客来,慌忙放下书本,手指迅速悬空于点单机器屏幕上方,等待孙翔发话点单。

孙翔眼尖看见教辅书上“周泽楷”三个字,黑色的签字笔签得龙飞凤舞。

“楷……楷?”

周泽楷瞬间脸红了,眼帘微垂。

孙翔瞧着周泽楷,觉得他挺温柔的,不像故意加成吨的糖毁了一杯奶茶的样。一般来说廉价的三无产品太甜都是因为加了糖精,糖精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的商家都用白砂糖或者蜂蜜来控制口感。

孙翔不信邪,他一定要逼着周泽楷调出第一杯无糖奶茶。

孙翔试探性的问。

“你知道为什么你的顾客都说你做的奶茶难喝?”

“因为太甜。”

周泽楷说得很随意,他早已明了。

孙翔万万想不到周泽楷如此有自知之明,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还加那么多糖?”

周泽楷一脸委屈,“不知道。”

不知道???

孙翔懵逼了。

“调奶茶的不就是你吗?除了你还有谁可以把奶茶做的那么甜。”

周泽楷摇摇头,不吭声。

孙翔一咬牙,指着菜单的念道:“大杯珍珠奶茶,无糖。”

“是无糖是无糖是无糖!”孙翔重复了三遍。

周泽楷应声了。

“嗯。”

 

周泽楷正准备拿不锈钢调杯去接原料,手刚刚要按下开关,突然听到一声制止。

“等等!”

周泽楷回过头,是孙翔。

“这是要加什么?”

“锡兰红茶。”

 

等到周泽楷要进行下一个步骤的时候,又被问配料了。

“淡奶。”

“水。”

“鲜牛奶。”

“珍珠。”

……

 

等到最后一个步骤,密封奶茶杯盖了,孙翔确定无误周泽楷一滴糖都没加。

得意洋洋地接过珍珠奶茶。

插下吸管。

……

孙翔吐出来了,喷在了纸巾上。

“为什么还是那么甜??”

周泽楷慌张了,别人喝自己做的奶茶和吃毒药似的,一个赛一个痛苦,连垂涎于自己美貌的小姑娘都是哭丧着脸喝奶茶的。

周泽楷急得团团转,扶起柜台前的孙翔。

“嗯……不要钱。”

孙翔盯着委屈又不知所措的周泽楷,打开钱包,抽出一百块甩在柜台上。

“不要找了。“

这句话实在是太潇洒了,导致周泽楷以为孙翔是生气了,赶紧塞回孙翔手上。

然而孙翔并没有怨怒于周泽楷…… 

孙翔:“你就没有想过不开奶茶店吗?为什么一定要调奶茶啊。”

周泽楷:“……”

孙翔:“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沉默啊,你这张脸还不如去进军娱乐圈当个小演员好了。”

周泽楷:“……”

孙翔:“你去别的行业比开个奶茶店有前途太多了。”

周泽楷:“我在等一个人。“

孙翔:“谁?“

周泽楷沉默不答。

他并不是不清楚自己灵异能力,甚至还掌握了一些规律,越是好感度高的顾客调出来的奶茶越甜,像附近补习班里那些青涩明朗的高中生只会喝到甜得发腻的奶茶。唯有一次,一个抢劫犯踹倒了店里的一排桌子,刀指着人质让周泽楷为他做一杯免费奶茶。

那杯奶茶是苦的。

 

周泽楷从此就明了,他喜欢的人,喝到的奶茶是世界上最最最甜的,可以打破吉尼斯纪录的甜。

周泽楷慢慢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孙翔毛骨悚然。

“你……你干什么?我不怪你不怪你,你没有放糖,你是无辜的。”

周泽楷突然间特别特别开心,“有空常来。”

“好。”

 

他们俩突然间就熟了,酷暑中不要上课的时间,总是可以看见孙翔和周泽楷待在一起。孙翔甚至可以蹭到周泽楷做的午饭,午饭非常正常,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味。

周泽楷有时也会教教孙翔做题,这个时候,孙翔才知道周泽楷是打暑期工的大学生。

“等等,”孙翔意识到了不对劲,“既然店主实际上不是你,为什么店名还挂着你的名字?”

“老板是对我很好的阿姨,她出国了。”周泽楷羞赧一笑。

“是去旅游了?”

“嗯。”

 

周泽楷突然主动发话了,“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阿姨就回来了。”

孙翔满脸不舍。

周泽楷转身过去,开始自顾自地开始制作奶茶。

“又是那个甜的要死的奶茶啊,我才不要喝呢。”

周泽楷端杯子的手顿了顿,“这是最后一杯了。“

孙翔勉强同意。

周泽楷按照原来的操作一气呵成,一粒糖也没有加。

孙翔接过周泽楷的奶茶,沉甸甸的,可疑的很。他吸了一口,什么也没喝到,于是打开了盖子。

 

满满的一杯白砂糖。

评论 ( 31 )
热度 ( 196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