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唯一的结局线

      明明还是正午,天色却阴暗得仿佛随时可以沉坠,偌大的天空密布着厚重的云层,空气似乎被凝固住了。这样的阴天,像是潜伏在身旁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会落下倾盆大雨。

      叶修抬头看见墙上的挂历,页面翻至八月。

他娴熟地走到一个固定座位旁,站在一个少年的身后。屏幕上被操控着的角色在不停的走位,子弹倾泻如雨,很快荣耀这两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苏沐秋察觉到身后有人,取下耳机后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人是叶修,起身说道:“中午饭还没吃吧,我正好要去隔壁买碗方便面,帮你带一份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叶修点燃了一根香烟,猩红的烟芯忽明忽灭,烟雾缭绕在空气中。

      “那么,一起去。”

      苏沐秋离开了座位,叶修随即跟上,目光不偏移地注视着苏沐秋,走进了隔壁的小店。很快他们就付好钱,拎着塑料袋走了出去。这时,苏沐秋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几秒钟后匆匆挂断,向叶修道了声别后冲进了弥漫的雾中,一眨眼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随即叶修追了出去,但由于雾气遮挡得视线厉害,只能仿徨地站在街头,不知去向。

      叶修阴沉着脸回到了网吧,空对着苏沐秋还未关机的位置,恶狠狠地掐灭了烟蒂。

 

      几个小时后,叶修获知了苏沐秋遭遇车祸的消息,和苏沐橙一起赶到了医院。

      手术室外的休息室安静得如同一座坟墓,叶修靠坐在手术室旁的休息椅上。在他的身旁,苏沐橙死死咬住下唇,巨大的恐惧令她几乎崩溃,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努力抑制着才不使眼泪落下。

      倏忽间,手术室的信号灯熄灭,禁闭的铁门从内被推开,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弥漫得更浓厚。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子走了出来,用平静而低沉的嗓音缓慢地说道:“病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你们家属……”

      “什么?!”苏沐橙激动地打断了医生的话,冲上去死死拽住他的衣领,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她带着哭声的语调沙哑地嘶喊着,言语间断断续续,“你说什么……他怎么会……怎么会……死……呜呜……。”苏沐橙松开了手,蹲着抱膝呜咽,心中的悲痛和无助如潮水般涌来。

      “小姐……你……”医生也是看惯了这类悲剧的人,他抬头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另一位男子,神色异常的平静,只有涣散的目光投向手术室内。

      还是……这样子啊。

 

      叶修颤抖地移动鼠标,疑迟一会才点击。

——放弃保存——

——重新读档——

      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抬头望见的依旧是阴沉的天空。他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日期上明晃晃的显示8月8日。

      无论他用尽了什么办法,他都无法阻止这残忍的一切发生。无数次地被告知血淋淋的事实,从一开始的悲伤痛哭,到后来的冷漠淡然。他不甘心放弃,却一次又一次重复那场无法挽回的意外。

      他看着所有经过的路人,每一次都重复着几乎相同的台词和动作,他仿佛从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厌烦,抱怨着无休无止又毫无意义的重复。

      又好像在嘲笑他那份没有回报的执着。

 

      恍惚间,他又来到了手术室门打开后的时间点。苏沐橙转身看见一脸淡漠神色的他,带着愤怒对他吼道:“你为什么这么冷漠地旁观着?”音色沙哑得不属于一个少女。

      叶修愣了愣,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对他露出愤怒的表情,这句句子也是一条从未听过的台词。

      可是——

      是啊,我为什么不会悲伤?

      他沉默了,然后苦涩地笑了下,无奈地叹了口气,移动鼠标后打算再次轻击左键。

 

      他的手突然猝不及防地被人握住,鼠标被滑至保存的位置。

      叶修回过头来,看见一个站在他身旁的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温柔地看着自己。少年微微侧过头,额间的一绺发丝垂落,身上笼罩着一层淡黄色的光晕,透明得如同蝉翼。

      “苏……沐秋?”

      “不要再这样子了呢,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因为注定只有唯一的一条结局线。”

      苏沐秋凝视着叶修惊愕的表情,轻轻点击了鼠标左键,界面上显示出[保存成功]。然后他就这样带着满足的笑意,以及目光中暗含的眷念与不舍,他的轮廓渐渐虚地化为透明。

      叶修从惊愕间反应过来,试图拉住苏沐秋——然而穿透过的不过是一层薄薄的空气,无能为力地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

 

      他原以为他再也不会悲伤,却还是再一次地泪流满面。

END

  14 2
评论(2)
热度(14)

© lovely巧克力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