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巧克力棒

my翔翔世界第一可爱www
我老公就是又高又帅荣耀打得好,不服来撕。
lo主大写的迷妹(。

 

[肖戴]肖时钦发誓他再也不想请戴妍琦吃奇妙的马卡龙

*有APH的梗出没,食用完毕后请英厨善待lo主,阿里嘎多。

*我知道肖队绝对没有这么穷,有夸张成分在内。

*虽然是BG但很像粮食向……没办法lo主太纯情了。

*这是一个……有魔法的世界

——————

      “队长队长,我想吃马卡龙!”

      做队内日常训练的时候,戴妍琦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实在是把肖时钦吓得不轻。尽管肖时钦专注于荣耀,每天都在琢磨着怎么玩战术怎么挖坑怎么让对手掉下去,但马卡龙这种东西……总还是听说过的。

      只不过——

 

      如果有人问,雷霆战队的最大特点是什么?

      那么所有人都会告诉他,就是——穷!

      穷到什么程度呢?网络上流传着这么一个段子,说有会冯宪君来访W市,顺道来访一下雷霆训练室。刚一进门冯主席的泪花就颤出来了,一闪一闪的。他噙着泪水满怀深情地握着肖时钦的手,说时钦您辛苦了操持一个战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说完泪声俱下哭声震天,临走时非要塞给肖时钦一千块钱,回去后还向各队队长讲述肖队长穷且益坚的英雄壮举,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为雷霆战队募钱筹款。

      这种段子显然是玩笑话,不过倒是很好地点出雷霆穷的本质。肖队长深谙花钱得省着用,训练室改建计划才有望提上日程的道理。身为队长也总是身先士卒,把一份钱掰成两半花,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发挥优良的勤俭作风。

      对于马卡龙这种万恶的资本家造出来的奢侈品,肖时钦只能愤怒地竖起中指,鄙视道:真他妈的太贵了点!

      好吧,这种吐槽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肖时钦深深地体会到了心累。

 

      肖时钦摘下耳麦,斜歪着头对上戴妍琦殷切的目光,“嗯……非要吃这种东西吗?”肖时钦疑迟地问道,眼神却飘忽到戴妍琦的电脑上,QQ对话窗突兀地浮在显示器上,训练软件倒成了背景布。

      “妍琦,训练时间不要看其他东西。”肖时钦话锋一转,语气不失温和地提醒道。

      “知道啦!队长大人!”戴妍琦俏皮地吐了吐舌头,顺手关掉了QQ界面,“不过是个语c群而已嘛!披法叔皮的那个一直说要糊我一脸马卡龙。”

      “哎……那是?”

      “没什么啦!”戴妍琦笑得很灿烂,“所以队长今天请我吃马卡龙吗?”

      “嗯……非要今天吗?”

      “无所谓哦。明天,后天,或者哪天都行。还有啊,队长。”戴妍琦的瞳孔里划过一丝狡黠,“今天怎么和周队一样总是嗯啊哦的?”

      “说话小声点啦!”肖时钦转头瞟了瞟周围,其他人都在安静地完成训练程序,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在窃窃私语,这才放心道:“好吧好吧,今天请你吃一次马卡龙,就这一次。”

      戴妍琦露出胜利的微笑,回头继续操纵鼠标和键盘。被她操纵的小人越过一个又一个障碍,戴妍琦的双马尾也一甩一甩的,发丝滑过她的衣肩。

      真是可爱。

      肖时钦虽然这么想,但与此同时不由得再次感到心累。

      没事,一盒马卡龙五十多块钱而已,省点饭钱就省回来了,大不了晚几天住进新的训练室。

      肖时钦只好这么安慰自己,推了推眼镜,继续投入训练中。

 

      “队长,说好的马卡龙哟。”戴妍琦拽了拽肖时钦的袖管口,手指指向了一家路过的甜品店。

      此时已是一天训练结束后的时段,肖时钦和戴妍琦的家都在本地,每晚都是一同结伴走去地铁站乘地铁回家。

      本来匆匆向前赶的肖时钦听到耳畔的声音,下意识地驻步于甜品店门口,刚一回头,就立马有迎宾小姐凑了过来。

      “这位先生,您要尝尝本店的招牌马卡龙吗?保证新鲜,而且今天正好有八折优惠。”迎宾小姐露出标准的招牌微笑,只是肖时钦戴着的那副墨镜特别引人注目,迎宾小姐和他对视时不经意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戴妍琦自然不会多加解释,只是粲然一笑,将自家队长拉入甜品店内。肖时钦猛地被拉,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别那么着急啊!”肖时钦无奈地提醒道。

      下一秒,他就见到戴妍琦闪至柜台前,三下两除五,就朝身后挥手。

      肖时钦走上前去,只好乖乖地掏出钱包,将人民币递给收银员。他的面部表情一片风轻云淡,内心却极度波涛汹涌。

      他低下头,盯着空荡荡的钱包,不可抑制地感到一阵肉疼。

      真是意想不到的贵,他心疼地想。

 

      很快,马卡龙就端了上来,肖时钦主动接过盘子,上身略前倾将盘子搁在桌面上。弯腰的刹那,墨镜险些栽进盘子里,幸好他立刻扶起了墨镜,才相安无事。

      “队长你戴着两副眼镜好奇怪啊!明明原本一混进人堆里就认不出来了,现在一戴墨镜整个人都特别显眼,还不如不戴呢!”戴妍琦回想到进门的那一幕,仍不住吐槽道。

      “也许吧,但万一被认出来就不好了。”肖时钦推了推墨镜,扶着镜框在戴妍琦的正对面坐下。

      “你刚刚的样子好好玩啊!”

      “啊?”

      “就是上菜的姿势诶!如果戴的是猫耳而不是墨镜的话,就活脱脱一个女仆sama了呢!”

      “这又是些什么?妍琦,你奇怪的东西看太多了吧。”

      “哪有呢?”戴妍琦托着下颌,手里微微挥动叉子,“倒是要谢谢你难得的破费。”

      “我可受不起戴大小姐这般称赞,”肖时钦笑着把盘子向前推,“要不你先尝尝,我可是请你吃的。”

      “没关系啦,队长,毕竟花的是你的钱,你先选口味好了。”

      “那……好吧。”肖时钦踌躇了几秒,还是接受了推让,他随意叉起了一个马卡龙,轻咬了一口。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肖时钦的脸色霎时变得极端难看,他急忙抽出一张纸巾捂住嘴,冲到最近的垃圾桶旁呕吐不止。

      戴妍琦彻底地吓坏了,出于本能地高声尖叫道:“食物有毒!”

      这一声喊完,值班经理就被唤来了。值班经理还没站稳就眼睁睁地瞧着肖时钦吐完后虚弱无力的身体向椅子撞来。

      戴妍琦连忙一个箭步冲到肖时钦身旁,搀扶着他坐下。肖时钦面色苍白,毫无血色,颤抖地指着被咬了一口的马卡龙,“这个马卡龙……”

      “对!这个马卡龙到底怎么回事?”戴妍琦怒视值班经理,很少情绪不好的她显然是真的恼了。

      “我……我不知道”值班经理局促不安地绞着衣角,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定有什么差错……”

      “……好难吃!”肖时钦虚脱地补上他刚刚没接上的话,片刻就将值班经理的道歉堵死。

      “难吃?”值班经理十分吃惊,他举起装有马卡龙的盘子凑近脸,左瞧瞧右看看,眼睛睁的老大,半晌他将盘子举在肖时钦戴妍琦面前,笃定地说:“肯定没有什么卫生问题,反正肯定没有异物混入食物内!”

      “你的话里槽点很多好吗?你怎么不尝一口试试呢?”戴妍琦反驳道。

      “有问题!马卡龙的样子和刚刚端上来时完全不一样!”肖时钦一语石破天惊,值班经理和戴妍琦都转过头来,对上肖时钦发着幽幽亮光的墨镜。

      值班经理忽然间气定神闲起来,之前的局促忸怩一扫而空。“先生,您戴着墨镜没看错吧?哪里不同了呢?”

      戴妍琦也镇定下来,莫名其妙地盯着自家队长。

      肖时钦被盯的不好意思,头微微偏转,回答道:“一团黑乎乎形状很奇怪的东西……”他没法解释那团奇怪的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只有清晰地感受到了另外两个人奇怪的眼神,盯得他浑身发麻。

      真的是太奇怪了!肖时钦默默地想,他实在是无可奈何,只能狠下心摘下墨镜,唯一的祈祷就是这家店里面没有荣耀粉。

      摘下墨镜的刹那,视野陡然变宽变明亮,随即而来的是肖时钦彻底的震惊。就算近视度数深,就算戴上墨镜后颜色会发生改变,可是形状——这种自然界的既定法则,怎么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

      他把墨镜举在面前较远的地方,他的目光始终集聚在马卡龙上,随着墨镜的上下移动,视线在透过与不透过墨镜间频繁切换。

      这不科学!

      肖时钦的震惊情绪溢于言表,手臂微微颤动,墨镜都快举不稳了。

      这两种形态真可以夸张地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一个是圆滑整齐形状规矩的马卡龙,一个是凹凸不平形态清奇的迷之物体,只要眼没瞎的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辨识出这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肖时钦把这件事情告诉旁边的两个人,听完后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开什么玩笑……”值班经理一边絮叨叨地抱怨道,一边狐疑地打量着肖时钦手里的墨镜。然而戴妍琦抢先一步将墨镜夺过去,戴上之后彻底确信自己队长半分没有说谎,不由自主地嚷道:“真的诶!”

      “给我看看。”值班经理终于忍不住了,抢走了戴妍琦手中的墨镜,架到鼻梁上,横看竖看终于服了气,只是这下更加不好解释。他只好绞尽脑汁地思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痛苦地思索了一会儿,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肯定是新招聘的英国厨师有问题!”

      “什么鬼……”戴妍琦吐槽道,但片刻之后也若有所悟地发出惊呼,“这团不明物莫非是——”

 

      将近十分钟后,值班经理怒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他一拍桌子,不顾形象地骂道:“我就知道那个英国佬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压根不会烹饪还冒充大厨!呸,大厨?他妈的做个司康饼就以为是马卡龙了!还施魔法!他以为随便施个障眼法就能瞒天过海啊?呵,还真当中国人的味蕾都是坏的?!!!”

      值班经理一口气都没喘地骂,颇有某剑圣的英姿风范。他恶狠狠地压下怒气,将一张呈新如初的一百元人民币塞进肖时钦手里,“给你,就当是退钱和补偿精神损失费吧。”然后头也不回地朝着厨房走去,一边絮絮地传来骂声,“我要告诉老板去解雇那个英国佬……”

      肖时钦又一次惊讶了,他挥了挥手中的人民币,朝着戴妍琦问道:“这回想吃什么?什么都可以。”

      “算了吧,我们还是去吃大门口五毛钱一个的烧饼好了!”

      她粲然一笑。

 

END

  32 18
评论(18)
热度(32)

© lovely巧克力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