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巧克力棒

my翔翔世界第一可爱www
我老公就是又高又帅荣耀打得好,不服来撕。
lo主大写的迷妹(。

 

[林乐]霸图鬼屋一夜游

鬼屋paro

想写出可爱的乐乐和苏苏苏的林大大,不过好像不怎么成功orz

才发现林大大生日了,正好充当一篇生贺w

林敬言,生日快乐! 


 

“啊——!!!”

凌厉刺耳的惨叫划破黑暗,四周都是黑魆魆的一片,粘稠的空气透不进一丝一毫的光。

“老林,你……还在吗?”张佳乐的声音都是发颤的,他的眼里只有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绝对的黑暗里仿佛蕴藏着暗波涌动的杀机。

“我在。”林敬言的语调平静得多,在窸窸窣窣的声响后,一簇明亮的火苗将黑暗燃出一个洞,终于可以看清他们所处的位置。

——这是一个幽闭的暗室,虽然亮光覆盖的范围不是太大,但阴森恐怖的装饰显而易见。残败的墙壁上血迹斑斑,骷髅头躺在地上似乎可以随时“咕噜”地翻滚起来,素白的桌布上放置着一个半开半合的棺木,繁复的装饰点缀棺面。

此刻,林敬言和张佳乐脑海里唯一蹦出来的词就是——鬼屋。

千真万确,但凡去过鬼屋的都晓得里面的装饰设计大多这样,也没多大新意。何况两个人从小都是听着唯物主义长大的,怪力乱神的事是肯定不信的。

“老林你怎么会带打火机?”张佳乐看到有了光照,就站了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就朝着林敬言的方向走去。

“还不是为了找你……”林敬言颇是无奈。

 

这件事还得从最初说起。

第八赛季结束的夏休期,两颗重磅炸弹相继震动了荣耀圈,林敬言和张佳乐的转会不可不谓惊世骇俗,而今天就是张佳乐来到霸图的第一天。

两个人都是初到乍来,但张佳乐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白天在霸图俱乐部里还转过两圈,晚上就彻底迷路了。

张佳乐走出房门时传出一声闷响,林敬言听得挺清晰。在很久之后再无传来关门的闷响时,林敬言心里蓦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顺手抓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打火机就走了出去。

张佳乐果然不在他的房间里。

林敬言确认了一下就下了楼,因为他好像听到楼下有动静传来,顺着声音往前走,空气里都浸入诱人的香味。

“你在厨房吃泡面?”尽管林敬言只是温和地发出询问,但张佳乐还是不可避免地吓了一大跳。

“我去我去,老林你怎么在这儿?”张佳乐差点被面呛了一口,咳了几下才接着说道:“是啊,半夜醒来太饿了,忍不住泡了一桶,你也来一口吗?”

“不用了。”林敬言摇了摇头,他的手指触及到照明灯的开关按钮。

“别别别开灯!”张佳乐急忙阻拦道,“让老韩张副看到了就不好了。”

林敬言停止了动作,手扶着墙壁静静地等着张佳乐吃完所有的面。

“你怎么一直站在这儿不走?”张佳乐有点心虚,声音也越来越低,“不会是想向队长副队告状吧?”

“怎么可能……就是关心你一下,怕你过会儿找不到走回房间的路。”林敬言满心无奈,修长的手指推了推眼镜,微笑地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将空碗扔进垃圾桶里,正要走出厨房,不知触及了什么机关,突然间就掉进黑暗里,连带着林敬言一起。

 

“我真是太倒霉了!”张佳乐走到林敬言面前,面带忧郁,“如果带个手机就好了,也不用再这里想尽办法折腾。”

“我也没带。”林敬言的声调里略带遗憾,“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好端端地掉进厨房下层的密室,挺起来像极了悬疑小说。”

“如果现在打电话把张副吵醒或者老韩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话……就超出了悬疑小说的范围,彻底成为恐怖小说了。”张佳乐耸了耸肩,火光倒映在他的瞳孔里,亮得透彻。

林敬言凝视着张佳乐的眸子,分外有些愣神。

他看见的是同样的信念,义无反顾,赌上一切。那份坚定的执着从未涣散,那份求胜的渴望也从未消磨。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岁月足够无情足够残忍,不会给予他们半点怜悯。

他们也不需要怜悯。

林敬言想,现在成为队友了,在未来,一定会一起捧起冠军奖杯,无数赞誉和祝福都会纷至沓来,至高的荣耀必然降临。

他坚定地相信这一天终将来临。

 

林敬言想到这里,忍不住露出温柔的微笑,唇角微微上扬。

“怎么突然就笑了……?”张佳乐觉得莫名其妙,伸手握住林敬言按着打火机的手指,火光灼热,指尖发烫。

张佳乐顿时就有些着急了,伸手去抢林敬言握着的打火机。“卧槽老林你不要命了手指被烫伤怎么办?职业选手的手多宝贵啊!万一有了手伤就不得了。”张佳乐的声音越压越低,在阴惨惨的环境下不知有多瘆人,何况唯一的那点光源还在两个人的抢夺中摇曳不定,光斑晃动得厉害。

林敬言同样不愿松手,他刻意压低声音安抚张佳乐,“打火机快没油了,我现在要找个可燃物点上……”

林敬言的话才讲到一半,“啪嗒”一声闷响,打火机从两个人的指缝里掉了下去。

唯一的光源又消失了,黑暗再度缠绕周身。

林敬言和张佳乐同样猝不及防,心被揪至半空再猛然下坠,浓厚的不安全感实在太过于强烈。张佳乐都快站不稳了,一手搭在林敬言的臂膀上,另一只手做出触及地面的姿势。随着张佳乐缓缓地蹲了下去,手也在地板上不停地摸索,地上的杂物很多,只能依靠形状来感知打火机。

张佳乐将周身一圈都触及过来了,非但没有发现打火机的一点影子,还发现附近就是下水道口,打火机大概是掉里面去了。

张佳乐心里突然无比的难过,他明明知道厄运总是会缠上他,还总是满怀善意地关怀他人,最后免不了两个人一起倒霉的结局。

这次他还把希望浇灭得很彻底。

“没关系,”林敬言安慰道,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鬼地方走投无路,没有照明设备也意味着一点线索也没有。不过再怎么样,对他而言,张佳乐才是更重要的那一个。

林敬言握住张佳乐的手,十指相扣,如同海浪都无法侵蚀的磐石,屹立无言。

“没关系,”林敬言又重复了一遍,“有我在。”

说完,林敬言就把张佳乐搂进怀里,黑暗里看不见脸,但他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他怀里的人从剧烈颤抖到呼吸平缓不过区区几十秒的时间,怀中的人紧紧依偎着他,片刻都不愿放松。

他比我还高呢,林敬言想,他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施了招摸头杀。

“喂!老林你干什么呢?!”张佳乐炸毛了,抱着的姿势松了不少,不满的语调在屋内回响。

林敬言上前一步,紧紧搂住张佳乐的肩膀,“为了不让乐乐害怕。”

“乐乐?你喊谁呢我去!”

“粉丝不都是这么喊你的么?”林敬言说着就偷笑起来,还好在黑暗中看不见表情,不用憋着笑。

“老林你今天不太正常啊,平常胆子没这么大的。快说!受什么刺激呢?”

“就是和你一起掉进这里了。”

“……”张佳乐还不至于这么健忘,莫名其妙地倒霉早已是他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现在是拉上一个人陪他一起陷入困境。

呃……况且现在是在黑暗中,还这么亲密……可是……不会吧?难得他真的对我有非分之想?!张佳乐懵逼了几秒,赶紧甩甩脑袋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扔出去。

“掉进这里也许也不错。”林敬言接上前一句话,鼻息尽数喷薄在张佳乐耳畔,呼吸声清晰可辨。

咳咳。

张佳乐有点微妙的尴尬,干咳了几声。

林敬言似乎听懂了意思,松开抱着张佳乐的双臂,携手拽住他一道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我去这是干什么?黑灯瞎火摔跤了怎么办?”张佳乐被扯着往前走,看不清脚下的路自然会滋生不安的情绪,每步踏下去都仿佛会引爆地雷。

“不然一直呆在那里吗?总要试试才有机会。”

林敬言虽然一直没有驻步,但每一步都很小心谨慎,确认没有踩到东西后再前进。他走了几步后摸到了墙壁,倚着墙缓缓地在黑暗中穿行。

张佳乐被林敬言牵着手,手心里传来的热度让他莫名的心安,他也倚着墙面向前挪动。

他们好像在穿越黑暗前的黎明,就算起起跌跌,但似乎只要一直走,晨曦就会冲破黯色,降临在他们身上。

 

哐当!

一声清脆的击打声炸开了沉淀已久的寂静,壁灯上燃起了暗如青豆的火苗,如鬼火现世,青烟缭绕。

张佳乐一瞥见这一幕,哭丧着脸对林敬言道:“肯定是我又碰到什么机关了,我怎么会这么倒霉……”

“……”林敬言甚是无语,“你明明根本没有碰到机关啊,这应该是控制器感知到有人入侵后设下的定时开关——当心!”

林敬言提醒道已经来不及了,张佳乐一回头就看见一只湿漉漉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啊!!!”

张佳乐立刻就把手臂甩出去,借着微光看清了是一个坐在棺木上的人偶,血淋淋的半边脸狰狞异常,刚刚是它为了模仿诈尸做的程序性动作。

此刻,鬼哭狼嚎的哀叫声也传来,为了渲染气氛的招魂音乐炸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什么鬼地方啊!!!”张佳乐吓得不轻,声调中夹带着哭腔,却又忍不住吐槽道:“这BGM真是不错,换在正式比赛里对手一听就GG了!”但张佳乐怎么样也禁不住腿软,他指了指光线比较亮的地方,“先去那里吧,那里看起来似乎有出路。”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僵尸人偶站了起来,抖抖身体。

“啊——”两个人撒腿就跑。

 

“原……原来……是面……镜子……怪……怪不得……这么……亮。”张佳乐一边说话一边大口喘着粗气。

“是……啊……”林敬言扶着镜面,弯腰累得不行。

“都……都说……职业选手……是……死宅……果然……没错。”

“嗯。”

 

半晌过后,气也顺了,张佳乐对着镜子瞥了一眼自己,吓得下巴快掉了。

“卧槽!!!老林我头上长了株食人花!!!”

林敬言站直了身体,正对镜面,看见镜子里自己头上长了撮草,一只眼珠子在草上打转,转个不停。林敬言下意识地摸自己头顶,但奇怪的是什么也没摸到,再看看张佳乐,真人好端端的,镜面映像中却奇妙地长出一株张开尖锐牙齿的食人花,花瓣上鲜血淋漓。

“别怕,是假的,大概是通过高科技手段在镜面上造成特殊的视觉效果。”其实林敬言也不懂原理,但现在只好胡扯一通,消除张佳乐的顾虑。

“是吗?”张佳乐松了口气,眼睫微垂。

“嗯。”

这时,水汽从上空飘来,凉得人发抖。林敬言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累得实在发晕,摊倒在地,准备先度过这一夜再说。

“好冷。”张佳乐躺在旁边,打了个喷嚏。

“要抱抱么?“

“要。”张佳乐迷迷糊糊地发出声音。

“喜欢我么?”

“喜欢。”

模糊又轻微的声音几乎听不清了,但林敬言还是听见了,他伸出手紧紧抱住张佳乐,片刻也不愿松手。

就这样过了一夜。

仿佛在浩瀚星河的映照下,缓缓驶向下一个黎明。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是白昼最亮的时辰,半醒着睁开眼,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好像被抱到另一个地方。

“张佳乐,醒一醒。”张佳乐感受到好像有人在轻轻推他,并没有理,只是翻个身而已。

“别睡了。”

哦,好像是林敬言的声音……咦,等等!林敬言?

张佳乐半眯的双眼忽然就睁开了,抱着抱枕从沙发上爬起来,瞧瞧四周是霸图会议室外的大厅。

张佳乐低头捏了捏手中的抱枕,确认现在不是做梦。

“我们出来呢?”张佳乐难以抑制惊异。

“嗯,”林敬言点了点头,“天亮了光线就透进来了,出口处就在我们睡着的地方不远处,我把你抱到这里来。”

“那个鬼屋到底是……?”正说着,韩文清和张新杰就走了过来,三个人绕着沙发恰好围成一圈。

“那个鬼屋是俱乐部方面为了那群成天闹事的嘉世粉建的,当初我们是不同意这种设计规划,但俱乐部方面还是把鬼屋纳入规划设计图中,韩队,是不是?”张新杰看了韩文清一眼,韩文清点点头。

“况且我们也不屑使用这种手段,所以鬼屋一直没有用到过。”张新杰补充道。

“所以我们俩就莫名其妙地体验了一把?”林敬言无奈地问道。

“可以这么认为。”

“什……什么?”张佳乐听闻后如晴天霹雳,惊讶得目瞪口呆,靠!都是老叶害的!这个人真是人生头号大敌!

“不过无论怎么说,这样建造鬼屋都不大对吧,”林敬言推了推眼镜,柔和地陈述自己的观点。

“确实。”张新杰不置可否。

缄默了几秒,林敬言还是去安慰张佳乐,“总之现在没事了就好,这还不算什么,来年我们可还要一起拿冠军。”

张佳乐点了点头,坚定道:“嗯,来年要一起拿冠军。”

  32 11
评论(11)
热度(32)

© lovely巧克力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