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y巧克力棒

my翔翔世界第一可爱www
我老公就是又高又帅荣耀打得好,不服来撕。
lo主大写的迷妹(。

 

[橙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病例报告

*原本以为这么冷的cp肯定可以抢到tag首杀可惜完全失败了

*病例诊断完全不科学,请不要相信QWQ

*鼓起勇气用大号发,希望橙粉皓厨各路人不要打我!

*lo主对刘白告既不是粉也不是黑只是路人,写这玩意纯属脑洞太大的结果。

 

 

呼啸由于刘皓被苏沐橙一波带走而痛失季后赛资格,队长唐昊在赛后发布会上怒斥刘皓的表现。台下记者纷纷遗憾刘皓怎么就晕过去了呢,如果没晕就能看见一出好戏了,平日里巧舌如簧对答如流的刘皓肯定会在记者会上忍不住出言反驳自家队长吧。

记者会这么想,但熟悉刘皓的人就肯定不会吗,而刘皓自己就更不会这么想了。

刘皓一醒来就被旁边的监护人员告知记者会上发生的事,一打开手机,荣耀新闻里被这件事的报道挤占得满满当当。

刘皓一怔,一窝子苦水就泛上来了。队长或是其他选手比赛一砸都是他在讲场面话,记者听得个个点头称赞,呼啸经理躲在幕后两眼发光,高兴地想,妈呀,呼啸的公关人员简直可以收拾东西滚蛋回家了,有刘副队长一个就能摆平一切难题,真是天赐呼啸者也!

可是经理也不想想你敬爱的刘副队长做起死来也是一流的,指不定哪天呼啸也得去打挑战赛了呢?

不过这回刘皓可不敢再作死了,可保不准下回是给哪朵闪闪发光的奇葩当副队长,万一自己被玩死了联盟里来收尸的可一个也没有。

就这样,这一年呼啸的夏天就结束了,连季后赛的资格都没捞着,不可不谓惨淡失败。

当天夜里,刘皓就做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梦,梦里他的暗无天日一遍遍地被沐雨橙风用重型炮轰,激光束来得一阵比一阵猛烈,火力倾泻而下,火花飞舞,橙黄色的炫丽光线充溢整个视角。

光芒涌起,绽放,倾颓,美得叫人心碎。

光影绚丽的跟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似的,苏沐橙不愧是枪系大神,果然枪系大神都是互通有无。敢情一枪炮师能打出和弹药专家一样的效果,单凭这事就能被奉为枪炮一职的独创打法。

刘皓看着光影中长发飞舞的妹子,忽然间变得特别开心,就在梦中乐呵呵地瞧着暗无天日被轰死,原地复活,再被轰死的无限循环。

他真是觉得对面着妹子打得漂亮极了,简直一场完美的视觉饕餮盛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皓自己就被弄醒了,站在他对面的有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一个眉目间还染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冷哼道:“刘副队长比赛可打得真是不错,装起病来也有模有样,瞧您这健朗的样子大概是犯心理毛病吧。诺,”他推了推另一名医生“心理医生给您找来了,有病就赶紧治吧!”

刘皓还沉浸在梦里无法自拔,突然间就被惊醒,才反应过来连主治医生也是荣耀粉啊,这是有多倒霉才能撞见的事,全给自己碰上了。

“你好。”那个心理医生推了推眼镜,礼貌地打声招呼。刘皓才松了口气,大概这人不是荣耀粉吧——至少不是呼啸粉。万一遇到狂热的呼啸粉估计抡起     拳头就要大干一架再说,床头的心电图呼吸罩什么的真的要派上用场了。

“你好。”刘皓不敢怠慢了,连忙撂下面子规规矩矩地打声招呼——在这种局面下,任何有呼啸粉的地方都不敢造次。

“听说刘先生是电竞选手吧,晕倒的原因是——”心理医生瞟了一眼手上的病历本,比赛打得——“

“很不好!很差劲!糟糕透了!”刘皓一看对方卡词了,就立马陪上一副笑脸,迎着一旁呼啸粉愤怒的目光把剩下的话补完。

“哦,哦。”心理医生点点头,望着病历本上龙飞凤舞到他这个资深医师都看不懂的字,可见写这份病历的人有多么愤怒。

“听说你被人像新人菜鸟般得打死,是吧?”

“……是。”

“哦,我不打游戏但多少也懂点。你怎么一招未中呢?”

“呃……”

“不会是被虐得很享受吧?”

刘皓突然想起刚刚做的梦,神出鬼使地就回了句:“嗯。”

说完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刚想否认就被对方打断。

“看你眼神就知道,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无疑了。”心理医生低下头在病历单上写字,笔划流畅无比,纸张哗哗作响,震得刘皓脑内一片空白。

我去我去我去!刘皓没什么文化但斯德哥尔摩是什么病多半也听说过,自己可被当做是个抖M啊!

“不不不,你们误会了……”

“别装了,我看你就是!”呼啸粉冷哼一声,和心理医生扬长而去。

刘皓屏住了呼吸,半晌才回过神来,颤抖地意识到……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刘皓以为自己只要不关心荣耀相关的,还是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个夏天,结果这不就世邀赛出来了嘛。

集训第二天,唐昊就来了电话,叫刘皓立即把一些忘带的装备送到集训中心来。

这年头高铁不要太发达,从南京到北京几个小时蹭蹭蹭地就到了。刘皓坐在高铁的特等座上整个人都忐忑不安,一会儿盼着高铁铁路出什么事故骤停,一会儿盼着这辆高铁动车直接出故障,翻来覆去就是不希望到站。

可现实总是要面对的,刘皓拖着拉杆箱硬着头皮走入集训中心,登了电梯,上了楼,走到队长房号的房间门前,刚想敲门就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刘皓探了探脑袋,瞧着里面没人,也不客气,直接推门而入。

果然国家队的待遇就是不斐,一人住一个豪华套间。地板上铺盖着纯羊绒地毯,细腻绵密地伸延向各个角落,墙面上装饰得金碧辉煌,吊灯投射灯光落在地面上,泼下一地炽白的光。

刘皓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想开口吐槽的同时,撞倒了一个玻璃茶几,上面一堆瓜子就跟雪花似的,纷纷扬扬地弹跳坠落至房间的各个角落。

刹那间,刘皓的内心是个大写的懵逼。

他哭丧着脸,弯腰一个个捡瓜子壳。在他看来,这瓜子壳多得就像天上发光的繁星,数也数不清。繁星好歹在发光,一眼即知,可瓜子壳要地毯式搜查才行,一不留神漏捡一个就捅了大篓子。

才捡了几个瓜子壳,刘皓就发觉不对劲了。唐队怎么会嗑这么多瓜子?国家队里会嗑瓜子的只有……莫非……

刘皓打开手机短信,颤抖地走向房间门口对比房间号……果然,他走错房间了!

房间号的尾号根本不同!

与此同时,一大群人的欢声笑语在逐渐迫近,紧张不已的刘皓转身就扯着拉杆箱往房间的隐蔽处里躲,连门都忘了锁上。

 

苏沐橙今天心情很好。

日常训练提前结束,晚餐是免费的海鲜自助大餐,黄金档时段是热播电视剧的大结局。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顺心如意。

——直到推门而入的那一刻。

 

苏沐橙乍一眼以为是出现幻觉,这个背影实在太过于熟悉,无论是作为多年对友还是作为深切憎恨的对象,都没有忘却这个人的理由。

只不过这个讨厌的家伙出现的实在太过于出乎意料,心下还是有层顾虑,刚想喊出声时双唇又迅速抿上,只是嘴角挂上了恶作剧般的微笑。

 

刘皓听到脚步声就晓得有人进来了,这个时候无论做什么都委实有些太迟,自己大概已经被盯得死死的,只好惆怅地对着有窗帘遮蔽的角落望洋兴叹。

这个时候想挖个洞钻进去已经没可能了,难不成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着,像小学生玩一二三木头人谁先动谁输?这多傻逼啊!

再说了,他也没脸等着对方走到面前,好似恶少调戏良家妇女般,瓮声说道:抬头,让爷瞧瞧小脸蛋儿。

呸呸呸!这都什么鸟比喻,刘皓被自己的脑洞惊呆了。

这下彻底没辙了,刘皓只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眼睛都没敢睁开,就怕噩梦成真,自己最不想遇见的人活生生地站在面前。

“果然是你呀,把房间弄得真漂亮。”

意料之中的,无比熟悉的声音真切地传来,语调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冷哼。如果抬头,一定还能看见无比熟悉的微笑,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敌视而又冰冷的微笑。

一模一样。

真是一模一样。

一切都与过去毫无差别,刘皓甚至能够想象她下一句的嘲讽是正话还是反话,还是直白了当地让他滚。

他站在她的面前,多像一个等待挨训的小学生。

但是……他不应该早习惯自己扮演这样的角色吗?

多么的理所当然。

 

“把瓜子壳晾一地,真的很能干。”苏沐橙漂亮的脸庞上依旧挂着冰冷的微笑,僵硬的笑容仿佛冻结,三伏盛夏俨然降至冰点,“继续努力。”

刘皓同样是个善于掩饰情绪的人,迅速挤出礼貌的微笑,正视着苏沐橙赔笑道:“苏姐,真是对不起,我这就把瓜子壳都捡干净。”边说着边蹲下身拾起零散分布在地面上的瓜子壳,紧握在手里,尖锐的壳扎进他的掌心。

他知道电竞选手的双手很重要,但他现在宁愿狠狠地攥紧,至少钻心的疼痛可以让他抑制一部分喷涌而出的情愫。

就算内心鲜血淋漓,也胜过在她面前百般失态。

心底深处的悸动怦然落地生根,在黑暗的沼泽里抽枝发芽,那些隐藏在深处阴郁的自卑几乎溢出。

他不得已,只能逼迫自己不去注意她。

可是余光依旧不由自主地瞄向她的身影。

苏沐橙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她修长的手指滑过屏幕,细碎的刘海遮住她的眸子。刘皓扫了她一眼就匆匆低下头,脸上的笑容就像被强力胶黏住,嘴角永远保持同样的弧度。

他习惯了伪装自己的真情实感,流露在外的总是虚假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维持与所有人的关系。

可是他对她的爱却是真的。

他清楚苏沐橙绝对不会对他有好感,甚至完全到了憎恶的地步,所以他内心汹涌的情愫都注定错误。他努力地压抑所有的爱慕,可惜无济于事。

那份悸动迅速繁茂成林,彻底占领他心底的每一个角落,一寸寸地沉淀于骨髓之中,再也无法忘怀。

一次一次的,将手中尖锐的硬物一把搁置在桌面上,他甚至不知道该祈祷时间流逝的是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时间在静谧中流转,刘皓将最后拾起的一把瓜子壳放在桌面上。

“嗯……我捡好了。”

苏沐橙抬头瞥了他一眼,起身将一卷垃圾袋拍在桌面的另一旁,语气不容置疑,“都装进垃圾袋扔了。”说完,起身,离开房间。

就留下刘皓一个人目瞪口呆。

这……不是她的房间?

 

这确实不是苏沐橙的房间。

哪个正常的酒店房间会布置得这么铺张奢华,又不是欧洲皇室迪拜土豪。

说来也挺巧的,这个房间本来就是个公共休息室,苏沐橙之前和几个妹子嗑瓜子聊天,但临走时才发现垃圾桶也没有,只好暂时将瓜子壳搁在桌面上,本来她带垃圾袋就是准备收拾干净,结果恰好碰见这桩事,就索性让刘皓来收拾残局。

 

苏沐橙的身影在走廊里愈行愈远,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像氢气球愈飞愈高,再也不见踪迹。

年少时的所有轰轰烈烈,或得意,或失意,最终都会随时间推移而转瞬星移,化为过眼烟云。

等时间沉淀,一切往昔都会如数释怀,一切羁绊都会如数斩断。

  23 15
评论(15)
热度(23)

© lovely巧克力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