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二)

第二章


魏无羡笑得开心的表情凝固住了。

温逐流低沉着嗓子,再喊道:“魏无羡,上来。”

魏无羡作为江家大弟子、江枫眠的收徒,在修士里头总归排得上号,名头也不小,人群里冒出细细丝丝的议论声。

他倒也不慌张,快步穿过人群,迎着众修士目光的洗礼,踩着修筑的木梯,踏上了高台。温逐流就站在那里,等着他。底下一片安静,他们的对话便格外显著。

“魏无羡,”温逐流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才第一天,第一招,你就不好好练?”

“哪有不好好练,我现在就来证明我没偷懒,”魏无羡一脸无辜,深吸一口气就对着温逐流使出仰天啸。这一下不逊色于温逐流多少,也比别的修士厉害太多,震得温逐流虎口发麻。

温逐流别过头,喝到:“你就乖乖站在这里,不准动,站到正日悬空才准回去。”

说罢温逐流再教授第二式第三式,有单手撑地翻滚也有空手搏击之流,魏无羡背对着台下,小声嘀咕道:“切,谁稀罕,吼起来一个个像猿人似的。”

 

等到人群散去,温逐流死盯着砸场子的魏无羡,唤来温家的一名外姓修士,让他好好看住魏无羡,不许放跑。

魏无羡肚子饿得叫唤,却无可奈何。这温逐流想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有化丹手在,没法像对待蓝老头那样想溜就溜,好不痛快。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早饭只有淅沥沥的粥汤,如何也填不饱肚子的。

“哎哟,哎哟”魏无羡看温逐流早就走远了,对着温家修士开始叫唤起来。

温家这名外姓修士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个烦人精魏无羡鬼点子尽多的,一分眼神都不能给,要不然一不小心就给骗了,于是摆摆手:“别装腔作势的,知道你没毛病,不用再叫了。”

“我,我脑袋好疼啊,哎哟,哎哟哟。”

“我有病,我真有病,哎哟喂。”

“哎哟,痛痛痛,哎哟。”

……

“闭嘴行不行,”温家修士抄起手边的公文书就往魏无羡头上拍,“你再闹腾我就把你拖到太阳底下去晒,热不死你。”

“冤枉啊,我没骗人,我真的要死了,要死了啊!”

“滚。”

之后这温家修士再也没有理过魏无羡一次,任凭叫嚷大声,终是一下也不理会。

但这魏无羡装腔作势惯了,今天这下头疼却是真的,正日快悬空了,魏无羡却嗙的一声倒在了高台上。

看守他的这名温家外姓修士最初反应只有一声哼,用脚踹了魏无羡两三下都没反应才慌了神。虽然温家如日中天,死一个魏无羡不算事,死一个蓝无羡金无羡也不算事,可是人是自己看守的,这笔糊涂账肯定要算到自己头上来。想罢,匆匆抱起魏无羡下了高台。这修士瞧着日头也差不多到了正午,自己也有老婆孩子要陪,就逮着一个同样身着教化司分发修士服的,把昏倒的魏无羡塞进他手里。

“你,抱着他去温家的医馆,就在那里。”看守的修士指着湖心边缘的白色木头小屋,指示完了自己就御剑飞走了。

他完全可以自己御剑把魏无羡送过去的,又不敢冒这个险,万一御剑中发现魏无羡是诈昏,可是要出了事的。但是自己亲自抱着走过去太累,只好丢给别人。

这别人也不是谁都敢托付的,这个人站在那里好些时候了,一直盯着自己这个方向,显然和魏无羡是相识的。更何况他认识这个人,世家公子榜排名第二的蓝二公子。

蓝忘机。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蓝忘机正在给他削苹果。

蓝忘机苹果削得整整齐齐,和他的人一样一丝不苟。果皮边缘都是同等的的宽度深度,圆溜溜的苹果在他的手上打着转儿,看得魏无羡垂涎欲滴。

“蓝二哥哥。”魏无羡近乎撒娇似的甜腻腻喊道。

蓝忘机停下削果皮的手,握着小刀葱指微颤,细腻的皮肉和果儿一般脆嫩。他抬起了头,浅色瞳孔发着柔和的光,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大改变,气场上显而易见松缓了许多。

“你醒了。”

蓝忘机的语调永远是波澜不惊的淡漠,似乎永远不会有大喜大悲的时刻,他只会默默地注视着,注视着,仿佛一个等待婴儿入眠的父亲,等待着种子落地生根发芽。

“我想吃你手上的苹果,蓝湛喂我吃嘛。”

“本来就是你的。”

蓝湛把淡黄色的果肉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切在碗里。他端起了碗筷,凑到魏无羡的嘴边,夹起苹果肉送到魏无羡嘴边。魏无羡一口吞下,咀嚼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好吃。”

“别讲话,当心噎着。”蓝忘机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魏无羡的夸赞,冷言冷语得一如往昔,只有魏无羡知道隐藏在他冰冷的表面背后的一颗炽热真心,全部献给了自己。

魏无羡把苹果整碗都吃掉之后,由衷地赞美道:“蓝二哥哥心灵手巧,削出来的苹果也是那么甜,和二哥哥一样甜。”

“油嘴滑舌。”

“你说以后我娶的媳妇会不会也像你这样心灵手巧的啊,唉,好向往啊。”

蓝忘机的心不由自主地绞痛来,拿着碗的手不稳了,他看着魏无羡甘甜的笑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哈哈瞧你这副模样,开玩笑的啦。”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璨如星辰的眼睛,嘴唇微颤,轻声吐了几个字,然后他撑着床板,挺坐起来,拥住着蓝忘机。他们紧贴相依,皮肉相索。

“你刚刚说了什么?”蓝忘机问。

魏无羡只是紧紧拥着蓝忘机,面含轻笑,不言语。

“你猜。”

 

魏无羡的心口砰砰直跳,暧昧滋生肆长。

他方才说的是,蓝湛,你真好。

世人皆言莲花坞是人间,云深不知处是仙境。

倘若魏无羡是沾染红尘的热闹,那蓝忘机就是远居深山的冷清。

他们截然不同,他们天生一对。初见时惊鸿一瞥,再相逢便再也离不了彼此了。

是注定要载入话本里,变成传奇小说流传下去的。

评论
热度 ( 6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