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四)

第四章

 

直到夜间用膳时分,蓝忘机才告别了魏无羡赶回去。

只有温家人才有八仙桌屋内用膳的待遇,别家的子弟都是只能呆在室外。破破烂烂几张长木板就叫饭桌了,凳子也没几把,抢不到座位的只能站着吃饭。还分特供伙食和普通伙食,屋内用膳的都是精致可口的饭菜,小炒小煮专人打点,室外用餐的只有大锅熬出来的烂稀饭,稀拉拉的,配上点腐乳榨菜,最多再炒大锅菜,肉沫渣子只有一点点,粘锅底的都糊了。

第一天自带的吃食就统统被收了去,不吃只有饿肚皮。谁也没法叫苦,温家既然打着教化的名义,就不会有半点怜惜,怕是躺街心撒泼也没人理,只会吃鞭子吃棍棒。

蓝忘机比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能忍,捧着铁碗也是文雅地进食。

不少修士都在窃窃私语,蓝忘机没人可以交往,只能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温狗讲书的都是什么狗屁东西,什么温门菁华录,谁要知道他家的爷爷奶奶哟。”

“早上那个化丹手温逐流好歹还教了几招功夫,都是趁着温晁还没来教的,温晁这油腻鬼只会抱着姘头讲废话。”

“这还算好,现在好歹还在教化司,要是等几天后出去夜猎了,又没剑又没药,就是推我们出去送死的。”

“啧,温狗哪里会拿我们的命当回事啊,在外面最重要的是自保,能不出头就不出头。”

“唉,熬过去才是正道,几个月功夫,忍忍了。”

蓝忘机贯彻家风得彻彻底底,严守规矩,一声不吭。他夹着箸,安静地吞咽,看上去没别的心思。

“蓝忘机,你去哪了?”

蓝忘机抬起头,看见温晁用膳完了,晃荡晃荡地从屋内走出来。这个温晁,射箭大会之后就惦记得不得了,今天睡到日头当空,爬起来一转就不见蓝忘机魏无羡,心里正憋屈着呢。

王灵娇像条娇媚的蛇一样缠住温晁,两个人黏黏糊糊,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知避讳。

“魏无羡病了,我去照顾他。”

“这种事用得着你操心嘛,看你是想偷懒还差不多。”温晁哼哼唧唧的,一边说一边捏了王灵娇的臀部一把,揩了好一把油。

王灵娇也配合的很,轻喘娇笑,甜甜道:“蓝公子那么俊朗,还这么好心呀。”

“好心什么,谁知道肚子里有什么坏水呢,娇娇你居然夸别人,哼。”

“小女子错啦,夫君最帅最潇洒。”

“这还差不多,”温晁油腻腻地咧开了笑脸,又收了回去,恶狠狠对蓝忘机道:“下次不要让我看不到你人,欠打。你走吧。”

蓝忘机放下碗筷,转身就走。

“慢着。”温晁突然反悔,“你腿上的伤怎么回事?怎么走起路来还一拐一拐?”

蓝忘机的五指渐渐捏紧,他的腿伤,正是温家害得。

对他而言意义不凡的那天,云深不知处漫天火光,他负着蓝家的珍藏典籍传谱往山下跑,半路跌了一跤,纸张纷纷扬扬铺撒了一地。

他的腿伤了。

谁人能懂那一瞬的无力呢,泛黄的纸稿缓缓坠落,略过赤烈的火,仿佛要被点燃了。

这样的一幅画面被蓝忘机的瞳孔捕捉下,印到数个月后的今日。

蓝忘机这次没有回头,他一拐一拐地往前走。

数月来,他早已习惯自己的腿伤,上午背着魏无羡的时候毫无压力,但此时此刻又冷不丁注意到他拙笨奇怪的走路姿势,和旁人略有些异样。

温晁也没纠缠着蓝忘机,搂住他心爱的娇娇继续甜甜蜜蜜欢欢喜喜。

 

之后的几日就是第一次夜猎,地点是凫丽山。

传闻凫丽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箴石。既有金石美玉,那降邪除魔之余挖宝搜地必不可少,温晁是个贪心的人,美人簇拥不够,琼瑶也要点缀。世家子弟当劳苦工,在所难免。

蓝忘机没想到,魏无羡竟是从病榻上跑出来,也跟着来夜猎了。转而一想,魏婴喜动,逼他躺着当废人就是天方夜谭。

魏无羡和江澄形影不离,和云梦的师门子弟终日叽叽喳喳,废话连篇,好不热闹。

蓝忘机独自走着,蓝家的其他弟子也奉着雅正端方的训,没什么声响。

路途漫长,不准御剑,只能单凭脚力跋山涉水。行了两天一夜的路,众人也是困乏极了,山野苍苍,连个能投奔夜宿的地儿也没有,观望四方,尽是山川。

三更到了,众人更是疲乏的紧,似要倒地而寐,又恐山妖鬼怪突袭来,沾了晦气。

倏然间,有一子弟嘹亮嚎道:“这儿有屋子。”

屋子?

众人见那一点小如蚂蚁的黑点,皆而匆匆奔去,近处瞧瞧,是个学堂。

学堂妙啊,没修仙福分的贫苦子弟只有读书一条路,走不通进了死胡同,终身只能归于陇上,一辈子都围绕着田埂打转儿。

这学堂看上去筑得蛮费心思的,砖砌得实,墙垒得厚,顶上的金鸡风向盘转得飞快。

众人派出了一位嘴甜能道的修士去敲门,门叩三声,屋里俨然不见声响,确凿是个空屋子,可以暂且歇脚一夜。

正在打定主意翻墙而入之时,门咔嚓一声开了,探出脑袋的是个顽童。年岁方小,黄毛垂髫,大脑袋小身子,模样怪滑稽的。

“你们是谁?”

孩童奶声奶气,摇头晃脑扫视一圈,看着都是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大人,身姿异常,不像是熟悉的庄稼汉。孩童慌了,对方人多势众,还仙风道骨,不似常人,连忙想阖上门喊先生。

咔嚓。

门缝卡住了。

魏无羡一只脚卡在门缝里,不疼也不青,满面春风。

“这位孩儿,让我们暂住一夜呗。”

孩童畏畏缩缩地向后退,退了几步,飞奔一般得往屋里跑,小影儿不见了。

魏无羡推开了大门,边推边叹道:“这门忒禁不起折腾了,都是红锈斑点。”

“时间久了,在所难免嘛。”旁人附和道。

众人随着他的脚步鱼贯而入。

评论
热度 ( 3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