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五)

第五章

 

那顽童闪进了屋里,迟迟不见动静。一炷香的时分,才出来了一位老者,老者多半也有花甲了,见陌生人纷纷踏破铁槛,跨门而入,脸色总归算不上好看。

老者一捻胡须,白花花的须发合拢一同,又四散开。

“什么人,胆大包天,深更半夜闯进学堂。”

老者嗓音嘶哑,训斥起来气势半点也不逊色。

“先生误会了,我们途经此地,无处夜宿,想在此处休息一夜。”

“放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学堂是客栈?那么多人,蔽屋容纳不下,送客!”

老者说毕就要来赶客,抄起课上训诫学生的戒尺,扬手就是要打。

“且慢且慢,我们一伙人不是什么匪徒,寄宿一夜就是一夜,露台花园躺着就成。”

“说来轻巧,哼,夜黑风高,谁晓得动什么歪脑筋。”老者在庭下来回踱步,锐利的眼珠直瞪世家子弟。

魏无羡和几个世家子弟翻开包囊,挑出几件不带法力的值钱物件,有挂坠玉饰,有搢笏带钩。

“先生,这些陋物是在下一番心意。”

老者更是面露愠色,怒急了反笑道:“好啊,还真是把这儿当客栈,就差没法典当了纳银子。”

“贵学堂有怨灵。”

魏无羡手指着最大的厅室,大抵是平日学子念书的地方。此刻夜黑风高,萧萧瑟瑟,似乎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胡说八道,快滚蛋。”老者最后一点耐心也耗尽了,年岁大了力气可不小,一出手就是把魏无羡推出铁槛之外。

“慢着,白日是不是有呜呼鬼叫声,夜里是不是有失窃案发生?”魏无羡被大力逼着往后退,嘴皮子却不停。

“你说什么?”

老者的手居然停住了,僵住了,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直挺挺按在魏无羡胸口。

“你看着我。”魏无羡笑意甜蜜。

“你们是……是修仙之人?”老者突然意识到,对面那一大批乌泱泱的人,来头不简单。

魏无羡不言语,只是笑,在阴森森的夜里更是疹人。

“好,好,进来吧。”老者一甩衣袂,身姿翩然,仿佛修仙之人不是那群身着统一朴素服饰的世家子弟,是这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还好温晁那厮没来,只派了十几个持剑的修士严防死守,不然看见我们刚刚拿出的值钱小玩意,又要眉开眼笑地拿走咯。”

“他总归要来的,明日就御剑来了,我们却要跋山涉水的,真是把我们当畜生。”

“谁叫没哪个世家能抗衡过温家呢?”

魏无羡在最大的厅堂里绕圈走,江澄陪着他,一边探查怨灵的线索,一边闲谈。这学堂大归大,屋子却不大灵光,房顶的瓦片有些已经碎了,阴雨天就漏水,有片地常年湿漉漉,布满了青苔,肆意滋生横长。角落里还有不少蜘蛛网,白黏黏的蛛丝交汇来交汇去,网结得像幅画。

“啧,学生就在这种地方上课,书都要听不进去吧。”魏无羡以己度人,屋室修缮得好尤且读不进书,何况是这种破破烂烂的屋子。

“悬梁刺股凿壁偷光的故事听过吗?穷苦人家的孩子要出头只有读书一条路。”

“修仙世家何不是呢,武功差被人嘲,被当作废物随手丢弃,一个个拼了命地出头。能成为佼佼者,成为仙督的,又有几个人呢?”

魏无羡忽然瞧见墙壁上有一块石头,拭去灰尘是一个个人名,一列列的,足足有十列。原来都是这周围的乡野村夫,把家底的钱凑出来修了这座学堂,这已经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

那么多年的光景,足以让曾经光鲜的学堂变得破破败败。

魏无羡触摸那块石头,手指摩挲那片凹凸起伏的文字,忽然道:“这个怨灵怕是捉不到了。”

“你没有线索吗?”江澄问道。

魏无羡无奈地摇摇头。

“这可真不像你。”

“假如可以慢慢等的话也是成的,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只能诱逼出来,再杀之。”

“对了,”江澄想起魏无羡对老者所言,“你又怎么知道这个怨灵白日鬼叫,夜里偷窃?”

“这个怨灵其实不是怨灵,它有名字,叫跂踵,其状如鸮,只有一足。叫声凄凉微小,方位不可辨。喜收藏,夜间行事。我听到跂踵的声音了,一闻即知。”

“原来这样。”

“我要是不修仙的话,都可以去衙门里当断案官了。”

“还真把自己当回事,衙门府上的都是常人,能比吗?”

 

魏无羡想来想去,必须要找到跂踵喜欢的物件,守株待兔,一击捉住。

可是,是什么呢?

不知道。

陷入思索的时刻,最初来开门的孩童进来了,身后跟着稀稀落落差不多年岁的一群孩子,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席铺,铺在厅堂的空地上。

“那个,小朋友,你叫什么?”魏无羡干咳了一声,向领头的那个孩子打招呼。

“我叫小虎。你挡住我了,快让开。”小虎奶声奶气道。

魏无羡只好闪到一边,那些孩子每个都在摆席铺,再铺上轻衾。

江澄蹲下来,询问离他最近的女娃娃:“你们平常会不会丢什么东西啊?”

“当然会。”那个女童低头铺席子,看都不看江澄一眼。

“那你们知道原因吗?”

“当然知道……”女童说完捂上了嘴,又慌忙地摇头“不知道不知道,丢了的东西怎么能找的到。”

江澄一听,此事必有隐情。

他迂回打探道:“你们白天上课有没有听见特殊的声音?”

女童想起先生刚刚说的,这群来客不是常人,更是一慌神,矢口否认道:“没有。”

江澄这下更确定了,肯定有事。

魏无羡在旁边也听见这段对话,料想到,非得使激将法不可。

“你们先生让我们来捉妖的,我们捉不着,可要天天在这里住下去哦。”

那些孩童都愣住了。

小虎作为带头的,主动坦诚了。

“你们别捉妖了,嘟嘟它是好鸟。”

嘟嘟?

魏无羡和江澄猜想,大概是那只跂踵。

“为什么叫它嘟嘟?”魏无羡问。

“因为它独脚,独独,就是嘟嘟。”

魏无羡哑然失笑。

小虎接着道:“嘟嘟的窝就在树上,我们丢的都是小东西,去窝里拿准能拿到。嘟嘟很好的,他有时还陪我们玩。”

“你们的老先生不知道。”江澄低声道。

“他当然不知道是谁发出的怪叫,求求你们不要捉走它。”

“好。”

魏无羡忍俊不禁,他想到了整日顽皮逃学的自己,分外可以理解。学堂里的孩童整日默写背书,有只妖陪他们玩玩,当然不愿意别人把它捉走啦。

看来,是没自己什么事了。

“走吧”魏无羡对江澄说道。

“就这样走了?”

“嗯。”

评论
热度 ( 2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