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澄绵]诗酒趁年华(六)

第六章


夜半时分,清晖月色下翠色竹叶荧光烁烁,竹声飒飒蝉鸣不绝。一女子身披绯衫,脚踏枯叶,拔开横生枝条,穿行于竹海中。翠微声色撩人心魄,勾那女子的魂魄向深处走去。

她姣姣身姿,颜色过人,纵使不加金簪银钏,依然清丽佳人。

此刻,她已身不由心。

盘虬的枝条不长眼地划过她的肌肤,细嫩的皮肉留下了深红的伤口,她恍若无物,继而向前走去。

直到她行至冥冥之中邀她去的地方。

赫然间,硕大的怪兽从竹林中钻出,震得林间枝叶乱坠。片刻,妖风四起,巨怪一爪就捉住了方才的那名女子,再怎么,也跑不掉了。

那女子心知即将毙命,面如死灰,大难方是躲不过了。

她颤栗地合上眼,过了许久,没了声息。

她再次睁眼,已是从榻上惊醒。

原来是梦。

她喘息声终于平息了,心下安然继续入眠,而那梦中有感觉似真实,非真实,真真假假,不易分辨。

这次的梦又是往复循环的竹海,行路,巨怪。

她吓出一身心病。

 

“绵绵,绵绵。”

罗青羊睁开眼,看见的是魏无羡俯下身,轻声唤着自己。

她一阵眩晕一阵惊诧,梦中的影子模模糊糊,像退潮一般的淡去了。她摇转头,看清自己所在的环境,是在室外,不在学堂里。

她愕然。

晴日的悠悠蓝天正对着她,周围是一片竹林,风声鹤唳,她紧张地缩成一团。

“别怕,”魏无羡安慰道,“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罗青羊把夜半时分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停地喃喃道,目光像受惊的鹿,转瞬息间就拾回那一瞬的惊惧。

魏无羡道:“别怕,你讲讲那怪兽,长什么样?”

绵绵仔细回忆,道“那巨怪像是狐狸,有好多条尾巴,好多个脑袋,它的爪子……像……像老虎。”

魏无羡心道,这是什么怪物。

“你放心,这巨怪我们一定捉住。”魏无羡安慰道。

“可是,我每晚要承受梦魇的折磨,这可怎么办才好。”罗青羊花容失色,戚戚然从地上爬起,抚摸着最近的竹干,脸色越来越不好,这竹林就是梦中的竹林。

“无妨,有解药,替你取来就好。”

 

有草焉,其状如葵叶而赤华,荚实。果实像棕榈,红色的花,名叫植楮,可以治疗忧郁病,吃了不会梦魇。

魏无羡攥着小小的纸条,解病的药方就是如此,此草能寻与否,尚未明了。

 

正午时分,温晁率着他的姘头和一批狗腿御剑而来。油腻腻的一张脸泛着红光,显然过的很好。他听说凫丽山上有金玉,觊觎之心众人皆可窥见。

“到了凫丽山,大致已到申时。大家散开,分头行动,找到猎物的要禀告一起来聚杀,找到金玉的一定要按时上供。”温晁阴恻恻地笑了,“那么多人手都在空中巡视,想私藏金玉没门,想逃跑更没门。”

温晁既然放了所有人各自去寻找鬼怪,就打定了万无一失的打算,山四周都有狗腿看守,逃跑的被抓住直接杀无赦。

 

凫丽山中,山路崎岖,只有先人留下的羊肠小道,先前下的雨水还积留在泥泞里,一脚一踏就是一个浅浅的坑。这山上的树都韬光养晦了百年,树盖大而葱茏,山路大多是遮掩于阴影下。

两人渐渐从远处行来,此行正是山上。

“还要走多久啊,有完没完,我要累死了。”

“你少说几句就不累了。”

“连植楮花都找不到,还打什么鬼怪,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说这句话的人正是魏无羡,他身旁是江澄。两人已经走了不短的路了,但是依旧什么也没见着。

两人再拐了个弯,就不在是寻常风景了。

喧杂的水落声愈走近愈响亮,待行至深处,见得其景。黑崖岩石上瀑布流水,泄如雨注,轰鸣如雷。水质清冽至极,将巨岩冲刷得光滑如打磨过一般,再汇聚成溪流,顺延至山下。

“植楮花在那里。”江澄指着瀑流顶处的突兀岩石,上面果然长着一串串的赤色花朵,仔细看才能看清。

不过修仙之人的眼力本来就过于常人,艳色花卉算不上什么。

魏无羡抬头一望就蹙起了眉头,道“太危险了,这怎么爬的上去。”

“你等在这里,我一个人去。”

“可是——”魏无羡想到攀援上去两个人只会将路卡得更死,有弊无利,还是作罢为妙,“好吧,你小心点。”

如是,江澄就去摘那朵花了。

可当他耗费了一个半时辰的功夫回来,魏无羡已经不见了。

 

原来是魏无羡过于劳累,倚着树干小憩片刻,恨不得睡死在那里。可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嚎哭的声音隐隐寥寥,声音虽小,却扰得魏无羡休息不好。他好奇之心大起,这哭声又尖又细,颇似婴儿哭叫。

他心道,岂不是有什么孩童遇险了,于是耐不住往树丛中走去,越走越深,离来时的小路越来越远,离婴儿的哭声越来越近。

再走近点,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清冷俊雅,立定在那里。

魏无羡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只得作罢。

他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蓝湛,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大抵是的。

蓝湛的腿上带伤,那个人影也站得不是太稳。

魏无羡再竖起耳朵倾听那个婴儿的哭叫,辨出就在不远的位置。

电光火石间,那个罗青羊描述出的妖怪突然扑了出来,原来那个婴儿般的哭嚎一直都是这个妖怪发出来的!

魏无羡再也不能作壁上观了,他冲出来,大声喊道:“蓝湛。”

蓝湛自然注意到这只妖了,毫不犹豫转身就跑。他腿上的伤未愈合,照理说是不应该有跑这种举动的,千钧一发时刻,必然本能往远处跑。他跌跌撞撞地迈开腿,姿势狼狈到惹人发笑,可是谁也笑不出来。

魏无羡心如绞痛,他岂能看着蓝忘机落入妖怪的手中。

于是他拼劲最大的力气冲到蓝忘机身边,和妖怪擦身而过,一把抱住,撒腿就跑。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江山此夜 | Powered by LOFTER